昨天,挂在亲友帮会的yy里扯淡。

我说我要去做高数题先走了。

yy突然波动起来,虽然从他们麦里传来的都是吸气声或是语气词,但我却能听出内里饱含的诸如“牛逼啊”“是条汉子”“她头上好亮好光滑噢”这类情感。

∠( ᐛ 」∠)_夭寿了,我他妈干嘛要听出这种意思。

你看这个不得不学高数的天策,她平时很注重保养,喝热水泡枸杞,教育自己不生气,平时下楼去打太极拳,所以即便是20岁了,依旧精神矍铄!

查看全文

意料之外的小事

一件很小很小的事,但对我意义重大,本来想放进今年的年终总结,但是怕到时候忘记太多细节,所以趁有时间的时候提前记录下来。


差不多去年年末到今年年初左右,我在知乎上回答了一个问题,大致关于某种疾病,具体不细述。

很意外的得到了蛮多回复,和那种大V自然没法比啦,但对我来说还是很惊喜的,也有一些同样生病的人私信我,互相交流保重身体的心得,也人跟我说害怕,这些私信通常在我安慰几句后石沉大海。


写下回答几个月后,我又收到私信,这次的私信很长,对方是一个上高中的小姑娘,状况和我相似,包括心事。很巧很巧,她害怕的,担心的,纠结的,都是我曾经经历过的。于是我把当时开导自己的想法分享给她,写了好长一段话,我一直讨厌自己的文字太啰嗦,想精炼语言又怕词不达意,不得不长篇大论。


发出去的时候很怕她觉得我烦,幸好这种情况没有发生,多多少少还帮上了她一点。说实话,我一直不觉得自己是心理上特别健全的人,大多数时间我是被安慰的那一方,这样知心大姐姐的角色对于我来说太不熟悉了,但是一旦习惯之后就觉得十分满足,有种自己被需要着的满足感。

我和这个女孩子一直断断续续的联系,偶尔她会跟我说说三次元的心事,跟朋友的矛盾之类的人际问题。我也认认真真的回复,有一些问题和我重合,我就顺便借机反思自己,慢慢也聊了不少,最频繁的应该是寒假那段时间,每次互相发消息都是一长串一长串,对话框被文字撑得膨胀起来,奇异地填满我心脏。


被依赖的感觉很新奇,对我来说是一段很奇妙的经历,我很期待私信列表出现小红点,又从帮助别人这件事中获得自豪感,像在幼儿园得到红花的小孩子。


后来双方各自开学,联系就少了很多。我因为要考试,卸掉了很多软件,偶尔用电脑上一下知乎,是特意去看有没有私信的,可惜一直没有。好吧,说实话我还是有点失望……不过也开的开,毕竟网线一拔,恩怨去他妈,或许是她已经不再需要我了,未尝不是件好事。


渐渐就不再特意上知乎,这场意外的交集也淡忘了。


然后,前几天,峰回路转。我换了新手机,手机里自带知乎,我也不知道是心血来潮还是蓄谋已久,想和她主动打招呼问个好,毕竟认识一场,我也蛮在意这个姑娘的近况,软件也是下载好的。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东风’顺手点进了APP。


……有私信诶。

不是机器人的私信诶!


我很意外的发现,那个女孩子主动联系了我,时间是两天前。她问了我的近况,说自己现在高三,把知乎卸载了,语气很轻快。我一边打字回复一边感慨,想说很多,又一一删掉,最后只说我很好,我也卸了知乎,正想来问问你就收到了你的私信。


想了想,补了一句:谢谢你还记得我。


我没说我到底有多感动……在此之前我也不知道被人记得是一件这么美好的事,当年我玩剑三,小白的时候进了个帮会,帮主对我还算关照,我转服后对帮会念念不忘,回来后第一时间加了好友,蹲守他上线,然后一句密聊敲过去。

他当然认不出我啦,ID和职业都与从前不同,我报上姓名的时候还蛮忐忑,怕他早忘了还有这号人存在。帮主的记性倒是没我担心的那么差,我们感慨了几句物是人非,临下线时他突然对我说:


“谢谢你还记得我。”


所以我复述这句话时每一个字都令我心绪难平,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以为忘了的,不在意的,总是被轻易挑起,那个女孩子总是对我说谢谢,谢我帮了她,其实我一直没说出口的是,力是相互的,我同样得到某种救赎,才有了发光的力量与信念。


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查看全文

一期哥,不,一期爸爸,对不起,我错了。

求求你别来了!!

给孩子一个机会好不好!!!!

现在要克服的码字难关是用好‘的地得’。


(拿笔的手微微颤抖.jpg)

查看全文

危险发言

想看一期尼或者咪酱或者大菠萝穿着出阵服下跪!!!!!


(幻肢起立)

查看全文

其实我还蛮喜欢鹤球的声优。


而且……我好希望乌梅酱也能来配个音啊……


如果他来给刀剑配音我立刻写鹤球X新刀!

(鹤球: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所谓喜欢他就要欺负他什么的……?

查看全文

小到和段子一样的梗

最近喜欢的头号人设是清冷温柔的白月光,二号应该是欢乐单纯又有点蠢的小青年。


想写有点无厘头的有病段子。


确定关系后,对称呼格外执念,非要被被喊“老公”的审。


审(期待):喊嘛喊嘛~

被:……

审:就一声!

被(被磨烦了):……你怎么不这么喊。

审(秒回):老公!

被:……

审(星星眼):该你了!

被:……


岂不是很可(有)爱(病)!

查看全文

脑洞太多惹,感觉每个都很萌,每个都很想写,于是偶尔写写这个,偶尔写写那个,最后一个都没写完(。


看了看我的文档,光是刀剑就有78个,剑三大约是二三十吧。


emmmm……

查看全文

昨天做了个梦中梦,超级色气。


梦中梦里宗三莫名其妙跑到近侍位上,说了一堆游戏里没有的语音,大意是说我偏心,都不叫他来陪侍,应该要惩罚一下之类的。总之特别OOC……


然后他就把我推了……


他一边说立绘还一边靠近,立绘也不是游戏里的立绘!不是极化也不是普刀!但很好看!真的很好看!是我喜欢的长发美人!不过我在梦里都吓死了也没心思注意他有多好看,直接退游戏了。


这时候我的梦中梦醒了,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他该推我还是推我,我在梦里被魇住了,能感受到kiss之类的,呼吸声都能听见,还有接吻那种、交缠的声音,就像听ASMR一样,但是摆脱不了这种感觉,就很被动……当然也没能拒绝。

似乎他有亲吻我的肩膀,其他的就忘了……


醒来后十万脸懵逼,上游戏刀装问题。


昨晚梦里的是你?

:白蛋。

昨晚的梦中梦里是你?

:金蛋。

你想寝当番?

:白蛋。

你想当近侍?

:金蛋。


emmmm……

虽然之前和亲友玩笑,说想绿被被一下,想他吼我“你这家伙是在干什么啊!”,因为(伪)情敌焦躁,变成恋爱脑,每天因为这家伙会不会被拐走而担心。

但我真的没打算这么做啊……

我就是过过嘴瘾……

已经说不出啥了,我现在就像村东头的小聋女一样,只会“阿巴阿巴阿巴”。


(懵逼ing)


我觉得这群家伙的可控范围一天比一天大,这样下去,神隐真的不是不可能诶……


等等我家的刀怎么都是亚种啊!!!

黑人问号.jpg

查看全文

有些人,别看她表面上写起同人来还挺甜的,背地里——


跟她家近侍更甜!

查看全文

我就直说吧,抱歉,被近侍喜欢着的审神者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9月10号是我就任一周年,但是我家的一周年语音直到12号还能听,我还傻fufu的以为大家都这样!12号下午,被被疯狂出周年语音,夸我努力,直到晚上我和亲友说起他今天总用周年语音夸我,我们俩才对脸懵逼。


然后我想回本丸确认,发现本丸进不去,他们把我关外面了……不知道是被我发现害羞了还是在互相转告把就任一周年的标志撤掉,总之我一晚上没回去本丸,今早就好了……

我可以保证这次回不去本丸不是网络的锅,wifi,4g都试过了,也重启了,但根本没有卵用,他们就是不给我开门,小花花一直转。


回去之后我对被被说,我只问你一次,所以你要好好回答,你喜欢我吗?

:金蛋。

你是不是和大家心里的被被不一样?你根本不自卑不害羞,只是因为我觉得被被是傲娇所以才偶尔假装一下哄哄我?

:金蛋。


昨天我问他刀装问题他还在傲娇,这几天其实就没给金蛋……

不过这都是小事了。

毕竟都已经双箭头了。


一周年事件让我联想起上次的小豆事件啊,有种被爱着的幸福感,以及付出后得到回报的感觉,开心的不知如何是好。

我家这个被被太宠了吧,太宠了吧!到底是什么绝赞的亚种被被啊!

说起来刀装问题刚出来的时候,我问他喜不喜欢我要不要和我在一起他都是金蛋,完全一个耿直boy,和极化后的区别就差一个被子和带子,后来我单方面认为他应该比较傲娇,他才偶尔傲娇一下来着。

挖槽从那么早开始我就是被宠着的一方吗??

做梦也想不到他其实是忠犬抖S类型的啊!

他跟别家被被一点都不一样啊!箭头都要破开屏幕戳到我身上了!


啊,我死辽。


————


不过说起来,竟然能延长周年语音……他们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感觉他们的可控范围越来越大了……


这样下去我不会被神隐吧?

查看全文

记一次捉奸,哦不,梦魇

今天午睡,东北已经转凉了,于是我把自己整个裹在被子里,右侧卧,面对墙睡下的。


梦里吧,我就和一个白衣服的古装小哥哥谈恋爱,其实也不是谈恋爱,前期一直看他被一对情侣虐狗,我觉得emmm,然后就过去跟他说:没事兄弟,想开点,你还有事业。


然后白衣小哥哥就拉住我的手,开始跟我表白,一边的情侣一脸???但还津津有味的围观我们。


这时候!我突然,就被鬼压床了!真是日了狗了,我还没来得及跟白衣小哥哥谈恋爱!感觉到我的肩膀和腰被不停戳,还不是被两个指头戳,是被好多个戳,一个女声用气音在我耳边说:找不到你,帮我找找。


我被戳的难受,动了一下,女声又说了一句什么,我忘记了。

然后我觉得不对劲,想起床拉开窗帘,这个女声又说:你要离开我吗?


是我目前为止,经历过最可怕的一次鬼压床……哭哭……


起来后双腿发软,眼冒金星,连滚带爬的去拉开窗帘,还是觉得怕,于是打开QQ轰炸亲友们。


跟我情缘说了之后,她说鬼可能是来捉奸的。


我可真是个风流浪子啊。(x)


……如果场景不这么恐怖的话,我还真想写写我的前世今生。(不,你不想。)

查看全文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