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配烧酒

坑多,爱爬墙,天策是永远的真爱|坠入前野智昭沼|刀乱吃乙腐通吃,审神者x被被,审神者x长谷部

【剑三】【双策BL】来日方长和去日苦多(二)

【一】

——正文——

【二】

 

再大点儿的时候,陵游的身体就养的差不多了。

 

毕竟陵家父母舍得下功夫,什么名贵的药材啊,费心思的食补菜品啊,一股脑的给儿子弄,小家伙想不好起来都难。

 

这时候他大概有个六七岁,又是爱玩的年纪,又有了能玩的资本,几乎是一整天一整天的出去野。

 

陵游混世魔王的雏形也是在这时候养成的,他出生时是难产,身子骨又差,家里难免娇惯些。还不止是家里人宠着陵游,其他同龄的孩子也都挺喜欢他,可见看脸这一本性是从大家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根深蒂固了。脸长得好的人,在其他事情上也格外有特权,陵游会逐渐顽皮到无法无天,好像也不是很难理解。

 

何况陵游不仅长得好看,脑袋瓜也好使,随便拿根绳子都能玩出花样,那些孩子更把他当成了中心人物,陵游也依旧谁都不拒绝,跟谁都能玩到一起去,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最喜欢跟李铄一起。

 

因为李铄对他特别好,他搞恶作剧被大人发现李铄帮他担着,他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李铄一同陪着,他有什么想要的李铄隔天就送到他手上,哪个小孩要是跟陵游起了分歧,在对方刚站起来的时候,李铄就已经挡在陵游跟前,一副你敢碰他你就死定了的模样。

 

这可能跟李铄父亲教育他的要懂得爱护自己的情缘有很大关系。

 

基本上,有李铄的地方就有陵游,有陵游的地方就有李铄。

 

这一规律从小到大,基本上没有变过。

 

李铄因此收获了不少小姑娘妒忌或羡慕的目光。

 

陵游就是这么被从小宠到了大,李铄经常回想,明明一开始陵游是那么文静的性格,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长歪的呢?

 

上房揭瓦那一天?非要跟别人家养的鹅打架那一天?跟男孩子们说想入七秀坊必须自宫那一天?还是把调味品罐子和姜糖罐子里的东西对调的那一天?

 

哦,对了,那天李铄吃到了姜糖味的红烧肉。

 

“我记得红烧肉放点糖也没问题嘛……”

 

陵游眨了眨眼,他的眼睛还跟小时候一样好看,眼仁很大,睫毛也长,眼里黑白分明,澄澈的像小溪里的水。只是他的眼睛没有以前那么圆,可能是五官长开了,那双眼眸变得有点像是桃花瓣一样的形状,不,这样的话就不能说和小时候一样好看了。

 

应该是比小时候还好看。

 

李铄拿他没办法,只好头痛的揉了揉脑袋,转身把姜糖红烧肉倒了。

 

陵游像条小尾巴似的跟着他。

 

“阿铄?”

 

“……”

 

“阿铄?”

 

“……”

 

“阿铄你生气啦?”

 

“我没有,”心很累的李铄转过身,对上陵游一脸委屈又乖巧的模样,“我只是饿……”

 

陵游很没形象的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合。

 

“我错啦,嗯——大家都没吃好饭吧?我重新给你们做一顿?”

 

李铄将信将疑,而陵游说到做到,真的进厨房做了顿饭,李铄还被他拉来打下手,他是头一次知道陵游会做饭,并且还做的像模像样的。李铄看着陵游熟练的处理各种食材,心情十分复杂,那感觉,就好像林妹妹在你面前拿着足有六十八斤重的火龙沥泉耍了一整套梅花枪法。

 

的确是件好事,但怎么看怎么违和。

 

那顿饭陵游做的不错,不仅看起来像是正常的菜,吃起来也很像。

 

两家人坐在一张桌上,脸上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神情。

 

“吃啊吃啊。”陵游笑着招呼,“都是简单的……怕你们等着急。”

 

他一边解释着,一边给大家布菜。

 

“害的大家没吃好饭,就当我赔罪了,真的很抱歉。”

 

每次做完坏事,只要他摆出这副诚恳认错的乖宝宝模样,保证就没人再追究他了。

 

但取而代之的,是李铄的父母敲敲桌子,声色俱厉的要李铄别带坏陵游,还带着点威胁的意思说下次再犯就给他好果子吃。

 

当然,‘好果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

 

李铄心塞塞。

 

又不是他要上房揭瓦,又不是他跟别人家养的鹅打架,又不是他跟男孩子们说想入七秀坊必须自宫,又不是他把调味品罐子和姜糖罐子里的东西全部对调,怎么坏事就落到他头上了呢。

 

他侧头看了看陵游,对方冲他眨眨眼,笑的讨好。

 

原本就不多的那一点气更是消的无影无踪。

 

虽然人是调皮了点,不过退一步想,这代表他是很有活力的嘛。

 

而且也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

 

忍了吧!

 

李铄没出声,像是默认了下来,一个劲儿的埋头吃饭。

 

陵游筷子放下的早,他这人可能是小时候给养刁了,什么都不太爱吃,吃饭的时候像猫似的只沾一点点。十几岁的少年郎正是发育的好时候,他们的身高正在互相攀比似的拔高了不少,但陵游还是偏瘦,想必也不只是以前烙下的病根,嘴太挑也是很重要的一点。

 

李铄看着他碗里剩的半碗饭,止不住的叹气。

 

“你多吃点行不行。”

 

他也顾不上自己吃饭了,开始往陵游碗里夹菜,还在旁边监督着他全部吃完。

 

陵游嘴刁是刁,可只要是李铄给他夹的菜,他一定一口不差的吃进去。

 

半碗饭很快见了底,几个大人看着李铄哄小孩一样的哄陵游吃饭,都有点忍俊不禁。

 

“阿铄真会照顾人啊。”陵游母亲打趣他。

 

李铄叹了一大口气。

 

没办法,谁让他是我未婚妻呢。

 

当然要照顾着,保护着。

 

李铄父母知道李铄一直把陵游当未婚妻的时候是一天傍晚,全家人在晚饭桌上闲聊时,不知道怎么就提起了陵游做的那顿饭。

 

“没想到阿游会做饭,还做的不错。”

 

李铄坐直身体,一脸自豪和欣慰:“是啊,过门以后会是个很不错的夫人。”

 

夫妻俩听了之后先是楞了一下,随即笑的快背过气去。

李铄一脸茫然,恼羞成怒。

 

“怎么了?你们笑什么!”

 

“阿铄,你知不知道,只有女子才可以嫁人?”

 

那一瞬间,李铄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崩塌了,他眼前发黑,试图挣扎一下。

 

“我们不是从小定下的娃娃亲么,我小时候你们还经常念叨,让我好好照顾他!”

 

“是啊,阿游没生出来之前是这么想的,当时没想到,两个孩子都是男孩。”

 

窗外的云彩被霞光红彤彤的,李铄的脸也红的跟火烧云没两样了。

 

没想到,竟然闹了这么大一个误会。

 

还误会了这么多年。

 

没事,反正陵游肯定早就忘了,以前自己说他是未婚妻的事情。

 

以后当他是兄弟就好了。

 

啊啊李铄你要忍住啊!不能因为羞耻落荒而逃啊!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做出这个决定的同一时间,陵游被个小姑娘约了出去,对方拿含羞带怯的眼神偷瞄着陵游,然后默不作声的递出了一个荷包。

 

这荷包一看就是亲手缝制的,上面的一针一线都可以看出制作者是如何用心的将它制作出来,其意图可想而知。

 

陵游可不是李铄那个没开窍的,他只略略看了一眼就懂了这是什么意思,稍一思索过后,陵游好看的笑脸便在女孩的眼中绽开了。

 

“啊,这荷包很精致呢,是要送给心上人的吧。”

 

小姑娘眼睛一亮,正要说话,就被陵游打断了。

 

“我觉得做的很好,根本不需要别人提意见的,快拿去送给你的良人吧,”陵游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故作遗憾的说道,“真是的,我也想让那家伙送我这么好看的荷包啊,可惜他手又不巧,心思更笨,想都想不到。”

 

他看不见此刻自己眼里的温柔是多么情真意切。

 

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小姑娘抿了一下嘴巴,已经快要哭出来了,但她还没有完全放弃。

 

“你……已经有心上人了?”

 

“嗯。”

 

“两情相悦?”

 

陵游笑了。

 

“啊,应该算是吧。”

 

小姑娘终于收回手,她低下头抹了一把眼睛,小声说了句祝福,匆匆转过身去,快步跑远了。

 

陵游目送着她的背影消失,他没着急回家,而是慢慢把目光转向城镇里,现在已经是饭点,一缕一缕白色的炊烟袅袅升起,陵游似乎可以感受得到那混合了饭菜香气的暖洋洋的烟雾,李铄现在大概也在吃饭吧,不知道他今晚吃的是什么,有没有想起那天因为他捣乱做出的姜糖红烧肉。

 

夕阳的光辉把整个镇子映照成一片橘色,原本平平无奇的一草一木便骤然绮丽起来,河堤的杨柳被轻柔的微风吹拂起,陵游突然觉得,这些他再熟悉不过的景色,都在这夕阳的光辉下,变得极其温柔。

 

在那一瞬间,他的心脏跳得极其剧烈,他很想和李铄并肩坐在一起,一同欣赏眼前的这片景色。

 

但是现在叫他的话,好像已经来不及了啊。

 

陵游对着天上的夕阳,对着薄薄的烟雾,对着这平静祥和的景色,对着那个距离他不远也不近的那个人伸出手。

 

不过没关系,来日方长嘛。

 

——TBC——

 

马上就可以写竹马们进入天策了!

 

开心。

 

琴爹依旧没出场。【琴爹:你在搞什么?】

 

上中下显然完结不了。

 

嘻嘻。

评论
热度(1)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