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配烧酒

坑多,爱爬墙,天策是永远的真爱|坠入前野智昭沼|刀乱吃乙腐通吃,审神者x被被,审神者x长谷部

【剑三】【双策BL】来日方长和去日苦多(三)

九月第一发

——虽然感觉没什么卵用但是还是做了的超链接——

【一】

【二】

【三】

 

一起加入天策府对他们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其实李铄比陵游大几岁,本可先他一步进入天策府的,但两人从小就连体婴儿似的谁也没离开过谁,这么多年都已经习惯了,要是李铄真的不等陵游自顾自先行一步,他自己就会觉得有哪儿怪怪的。

 

不过没想到的是,虽然是同一天加入的天策府,但因为天赋不同,两人分到了不同的大营中。

 

李铄在天盾营,陵游在天枪营。

 

这个消息对陵游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不能和竹马每天都同吃同住,陵小魔王当即就不干了,非要跟着李铄一起去天盾营,李铄拉着他,苦口婆心的劝了好久,总算是让人安静的坐了下来,不再像个点燃的炮仗似的到处乱窜。

 

只是陵游明显还是不太高兴,他一声不吭的坐在李铄对面,独自生着闷气。都弱冠的年纪了,却还一副小孩子脾气,李铄叹了口气,过去拍拍他肩膀。

 

“别这样,又不是小孩子了。”

 

陵游抬起头,一双桃花儿眼里水盈盈的,浮着一层委屈。

 

“我就是不想跟你分开。”

 

李铄差点失笑。

 

尽管两人关系好的胜似连体婴,但终究并非真正的连体婴不是,哪有谁和谁一辈子黏在一起不分开的。

 

不过按陵游的脾气,这时候不能跟他讲道理,得顺着毛来。

 

“离得又不远,休息时见面就可以了啊。”

 

陵游眨眨眼,脸上表情又似委屈又似无辜。虽然看了这张脸这么些年,李铄还是得承认,他这发小唇红齿白,面如冠玉,长得十分俊俏,现如今的陵游早已不像小时候那样长得像个小姑娘,但轮廓仍是颇为秀气,李铄觉得,以前把自己他错当成了未婚妻,着实是没有那么不可原谅。

 

可惜陵游空有一张好脸庞,却没有同样的好性格,他摇摇头,仍是对即将和李铄分开这件事耿耿于怀。

 

“可是我还是想跟你一起。”

 

李铄又叹了口气。

 

果然同小时候一样软硬不吃,不对,李铄也不知道如果他真来硬的陵游吃不吃这一套,这人小时候体弱多病的印象已经刻在了李铄的心里,就算陵游如今已经身体倍棒吃嘛嘛香,李铄也仍是把他当成个风一吹不倒下也晃三晃的病号。

 

这直接导致了李铄对陵游事事顺从,诸多忍让,别说对陵游发火了,就连重话都没说过一句,两人认识快二十年,竟然一次架都没吵过。

 

虽然下不去手冲他发脾气,但李铄还是熟知着陵游的弱点,他迂回劝道:“可是我们都修铁牢的话,不就冲突了?还是我修铁牢,你修傲血吧,这样以后还可以一起打秘境什么的。”

 

听了这话,陵游脸上的阴云消散了不少。

 

“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他眯起眼睛,慢慢的想着,“还是要为以后考虑的嘛。”

 

见他终于有了松口的迹象,李铄赶紧附和,拼命点头如小鸡啄米:“对啊对啊,所以先忍忍吧。”

 

“好吧。”

 

那难伺候又爱粘人的小霸王终于点了头,李铄顿觉眼前拨云见日,恨不得直接把人送到报到处去,这时候陵游反而却不让他跟着了,一个人出了门。

 

算他半个监护人的李铄拉着陵游叮嘱了大半天,什么军营不比家里不要恶作剧啦,什么没人看着要好好吃饭啦,要跟其他同僚好好相处之类的话他说了个遍。陵游倒是没不耐烦,只是答应的也有点心不在焉。李铄看他这一副没听进去的样子,恨不得掰开他的脑袋把自己刚刚这些话全塞进去。

 

他站在门口看着陵游的背影往报到处去了,直到他缩成一个不大的小黑点时才转身回屋。从小到大这么些年,李铄已经替他操心惯了,他以前是把陵游当成未婚妻照顾着,后来真相大白,他便仗着自己年长陵游几岁,在心里把陵游当成了弟弟看待。这是陵游头一次自己一个人生活,说实话,他还真有点不放心。

 

不过不放心也没办法,李铄心知肚明,陵游早晚得独立,不然到了以后两人各自娶妻生子的时候,难道还要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吗?这成什么样子。

 

到底是个男孩子,也不能太溺爱。

 

可想想那迟早会到来的分别的那天,李铄还真有点舍不得,他想着想着,仿佛那一天已经近在眼前了,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

 

毕竟是这么多年的兄弟啊。

 

李铄手里捧着一本兵法,状似聚精会神的读着书本,殊不知心思却早已跑到了九霄云外。

 

莫名有了点儿子长大不要爹了的感觉。

 

他绷不住笑出了声。

 

真要算的话,也该是弟弟大了不要哥哥吧。

 

旁边和他一起读书的新兵看他一会儿愁一会儿笑的,悄悄凑过去看了一眼他的课本。

 

这人手里的书,真的不是包了兵法书皮的话本故事?

 

陵游倒是没像李铄那样想的那么多。

 

他纯粹是觉得李铄那句“两个铁牢在秘境里会冲突”说的有道理。

 

想想看,在天策府学本事的时间同以后一起打秘境的时间相比的话,实在太不值一提。

 

他们以后也要一直在一起的,不能因小失大啊。

 

陵游拿着天枪营的推荐信站在报到处外等候着,他的面貌在其他人里算很出众,免不了被旁边的人多看几眼,陵游却浑然不觉。他看着风吹将绿草地吹出一圈一圈的皱褶,看着天上白云不紧不慢的往前慢慢移动,这一幅天高云淡的美景让他心旷神怡,如画般的景致让他之前因为不能和李铄去一个大营而烦闷的心情好了不少。

 

但真要论起天策府的美景,最有名的还是凌烟阁的夕阳吧。

 

啊,前几年,他也在家乡的河畔边看过一次很美的夕阳,那时候是为什么去看夕阳来着?好像是因为被人约去的,是那个给他做糕点的小姑娘,还是写情书的小姑娘约他的?

 

啧,记不清了。

 

陵游拍拍脑袋,放弃了回想。

 

不过他还记得,那时候原本是想叫上李铄一起去看看的,可后来不是忘了这事就是没有时间,竟然一直没再去过。

 

陵游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

 

这回进了天策府,总得去看看夕阳吧。

 

“欸,你……”

 

身前似乎有人叫他,陵游这才缓缓从自己的思绪里抽出身,抬头去看。

 

一个同他年纪相仿的小姑娘站在他面前,一双大眼睛直直看着他,红润的脸上带着点跃跃欲试。她身上穿着天策的入门衣袍,应该是附近维持秩序的人员之一。

 

“怎么了?”陵游礼貌的回应。

 

他听见旁边几个凑在一起的女孩的窃窃私语突然大声了起来,而等他看向那边后,她们的声音又再度放小。

 

“看你的样子,好像刚刚在为难什么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陵游微微一怔,难道刚刚他的情绪表露的那么明显么。

 

他摇摇头:“没什么,多谢关心,只是以前的事情而已。”

 

女孩哦了一声,丢下一句“有什么事情可以问附近穿天策制服的人”就转身走了,对于这个陌生人有些突兀的关怀,陵游很是不解,他到了句谢后便把目光投向了那个女孩,没想到她竟然走到了那几个围在一起的女孩子们旁边,十分兴奋的加入了她们的谈话。

 

陵游歪了歪头,他觉得自己好像摸到了点头绪,又好像什么都不太清楚。

 

不过他懒得多想,先前被打断了的回忆被他再度接上,如果要去凌烟阁看夕阳的话,多多少少准备点什么吧,光看太阳也太没意思了,比如酒菜之类,还可以一起多呆一会儿。

 

他这样想着,绷了大半天的脸色终于缓和下来,露出了一丝笑模样。

 

哪天去约阿铄呢?这几天的白天肯定不行,刚入天策的时候肯定会很忙吧,管教的也会比较严,听说军里规矩多,又禁这个又禁那个,那个家伙的性格也不像是会敢偷偷溜出来和他违反纪律的人。

 

陵游想着想着就又开始跑偏了,明明一开始是要去看夕阳,这才过了几分钟,就只想着要见人家一面了。

 

不过也不急于一时嘛,毕竟来日方长,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还会有很多很多,多到拿来一些挥霍无度也没有关系。

 

前面排队的人已经减少了大半,陵游暂且收起那些杂七杂八的思绪,迈步往里面走。

 

这个对女孩子温柔又敷衍的人,当然没有在意她们之后像是要刻意引起谁的注意,所以提高音量说出的话。

 

“他刚刚笑了!感觉笑起来更好看”

 

“天策府里倒是比较少见到长得这么秀气的。”

 

“是啊,对了,你离近了看觉得怎么样?”

 

被围在了中间的女孩子正是刚刚大胆地向陵游搭讪的小军娘,她颇为骄傲的挺起胸,回味般的咂了咂嘴。

 

“离近了发现——他是真的好看啊!那话怎么说,面如冠玉?眉清目秀?总之就是很好看,而且也挺有礼数的。”

 

“你很中意他嘛,那你有没有打听到他叫什么名字?是那个军营的?”

 

女孩一下子愣住了。

 

“忘、忘了问……”

 

其他人均做恨铁不成钢状,异口同声道:“去问呀!”

 

军娘被强行推出人群,可四下一打量,哪还有刚刚那个俊俏小公子的影子。

 

——TBC——

 

陵·高人气·被心上人发兄弟卡·自己还觉得目前状况不错·哎呀你到底是聪明还是傻·游

 

李·搞不清楚未婚妻性别·看起来像个直男但其实有基佬的潜质·你咋就不喜欢你发小呢·操心多了容易秃顶哦·铄

 

两人的分歧其实挺大的。

 

出现的新人物,只是打个酱油,再出现过一次就没她啥事了应该【点烟.jpg】

评论
热度(2)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