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配烧酒

坑多,爱爬墙,天策是永远的真爱|坠入前野智昭沼|刀乱吃乙腐通吃,审神者x被被,审神者x长谷部

【刀乱x剑三】只是一个梗

写的很乱,但我自己看得懂就行【。】

两对,主cp三日月or小狐丸x雪月枪(拟人军娘),副cp男审神者x山姥切国广

实际上是我做的一个梦,梦里我是杨宁的雪月枪,其实我一直有灵识,就是我是有自己的意识的,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但是我还没化形,直到杨将军战死后我才化出灵体。

变成人后,我因为主人的死十分悲痛,所以跟着天策将士们拼命的杀狼牙兵,后来我杀了太多人,逐渐变得暴戾成性,也就是暗堕了。有一次我把周围的同伴当成了敌人,失去意识把他们都杀了,清醒后十分悔恨,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天枪雪月了,想去自杀。

我来到了刀解池旁边,底下火红的岩浆翻滚,我呆呆的看了一会儿,就跳下去了。

不过跳下去之后不是很疼,只是意识在慢慢消散,就在我的灵识马上就要消失时,我看见杨宁将军的魂魄就漂浮在刀解池上面,他用一种很心疼,很温柔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拼劲力气把快要消散的我捞了上来。

然后我的梦到这里差不多就结束了,虽然写的很平淡,但是梦里那种绝望悲伤的心情很深刻,醒来的时候四肢发麻手脚冰凉,心跳的都快了很多。我打算让雪月被审神者召唤出来,继续战斗,把故事补充完整。

觉得愧对主人的雪月枪一直有很重的心结,怕自己伤害大家不敢太融入本丸,因为战斗太过拼命,差点二次暗堕时哭着求审神者不要抛弃她,很惹人心疼啊。

审神者x被被完全是恶趣味,雪月枪的cp倒是有点犹豫,我私心里觉得三日月最适合,但小狐丸是我的心头好啊QAQ

――9.23补充――

审神者召唤出了雪月枪,但刀帐里并没有跟雪月枪有关的信息,本来应该是被被带雪月枪去熟悉本丸的,但因为雪月枪是女孩子,本丸里是第一次来女孩子,审神者看被被有点手足无措,就跟着被被一起带雪月枪在本丸逛了一圈,路上还遇到了莺丸和三日月两个老年茶友。

雪月枪看起来很冷淡,但是审神者对她说的东西她都乖乖记住了,审神者当时没有太在意,因为本丸里也来给性格不太热络的刀剑,比如大俱利伽罗这种社障,所以只把雪月枪当成了一般的刀剑,把她带到她的房间就离开了,想去查一下资料看看雪月枪的来历。

结果没想到本丸里的八卦传的非常快,大家闻风而动,全都来看雪月枪了。

雪月枪一开始有点手足无措,她似乎挺喜欢这种气氛,但是又不肯表现出来,意识到自己对大家有些热气之后,她就立刻转换成很冷淡的态度应对。

大家来的时候被被还没走,看雪月枪心情不太好的样子,就替雪月解了围,让大家都回去了。

审神者那边在古籍里没查到雪月枪,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用手机查了查,没想到竟然找到了,原来雪月枪不是日本的兵器,是天朝的,日本的典籍当然不会有。

雪月枪沉默寡言,独来独往,十分不喜欢和人交流,能和大家相处的场面她都会尽量避开,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每次出门在本丸闲逛,都会遇见三日月。

因为都是老年人(推算了一下,杨宁使用雪月枪时,雪月枪已经有百年的历史了,那么雪月大概是在600年时锻造出来的,比三日月的年纪还大),三日月就邀请雪月一起喝茶,雪月平时对审神者理都不理,但对三日月却没什么办法,经常被他三言两语就骗得坐下喝茶。

雪月枪看起来很冷淡,可她意外的很受小动物的欢迎,五虎退的小老虎经常会往她怀里钻,雪月也不拒绝,只是在五虎退来找小老虎的时候把老虎往五虎退手里一塞,逃似的快步走了。

――9.25继续补充――

还是觉得三日月这种比较能拯救雪月枪。

不知道是不是孽缘,雪月枪感觉自己每次出去闲逛都能遇见三日月,然后被忽悠着坐下喝茶,她不想太融入本丸,于是她开始减少外出。

但是再怎么减少外出频率也不能成天在屋里带着不是,有一天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出门,果然,被三日月捉了个正着。

三日月:最近都没看见你啊。

雪月:……

又被留下喝茶。

两个人开始三日月单方面的聊天。

三日月:听短刀们说,雪月很受小动物的欢迎啊。

雪月:没这回事。

刚说完就有一只小鸟落在了她肩膀上。

雪月:……

三日月:哈哈哈,是真的呢。

雪月:……巧合。

三日月:因为雪月是很温柔的人吧,所以小动物才对你这么亲近,其实短刀们也很想和雪月一起玩呢。

开始忽悠雪月,雪月被说的有点犹豫,就在她准备开口答应的时候,审神者和被被恰好路过。

审神者:啊,三日月,雪月竟然在,你们关系很好呢,果然比较有历史的刀剑之间会更有话题嘛?

雪月一听脸色一变,一言不发转身就走了。

审神者一脸懵逼:???是觉得我说她老吗???

雪月来本丸也有两月有余,却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通常只有出阵的时候大家才能见到她,有些刀剑和她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审神者开始慌了,他觉得这样不行。

于是他召集大家,打算帮助雪月治好社障,因为之前三日月还能跟雪月说上几句话,审神者决定让他担任比较主要的位置,尽量多跟雪月交流。

然而他们精心制定的作战计划一点卵用都没,还把雪月给惹毛了。

有一天审神者无意间翻开了刀帐,意料之外的发现上面竟然有了雪月的资料,于是他分出一缕灵识进去(我的设定是,那个介绍刀剑的页面是审神者可以像看电影一样看到刀剑的过去),看到了雪月枪的过往。

他又把大家召集到一起,说事情好像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雪月枪的心结很重,如果不赶紧让她放下那些事儿,以她这种封闭自己的处理办法很危险,很可能会暗堕。

然后大家又开始帮助雪月,原来雪月提出过自己只出阵,但现在审神者开始有意的分配给雪月一些其他的任务,比如内番,远征之类,不让她总是上战场了。

雪月尤其不喜欢和审神者多接触,因为回想起杨宁,但对于他的命令还是会认真的执行的,审神者经常让她跟三日月一起任务,三日月那种态度就是比较温吞,雪月不自觉的渐渐的习惯了三日月的存在。

雪月其实人不错,审神者有时候故意搞出一些事,然后让短刀们去求助雪月,雪月都会帮忙解决。

在天气渐渐转凉时,雪月终于渐渐开始和大家接触了。

但她还是不愿意多和审神者接触,虽然她觉得审神者是个很好的人,可审神者越对她好她就越害怕,怕没法替审神者完美的完成任务,导致审神者像上一任主人一样,因为她经常回想,如果那时她多杀几个狼牙兵,杨宁是不是就不会死。

审神者也不生气,只是在每次她出阵受伤后替她手入时和她温和的聊聊天,说点轻松的话题。雪月从一开始的沉迷以对手入完就离开,变得后来偶尔说几句话附和一下。

审神者有一次问她,是不是他哪里惹到了雪月,所以雪月才格外不喜欢他。

雪月立刻摆手说没有,她很尊敬审神者,审神者是个很好的主人。

她犹豫了一下,才说上一任主人是因为她的失职才会死,与其让审神者重蹈覆辙,还不如让审神者对她失望,舍弃了她,审神者是个合格的主人,她却不是个合格的属下。

审神者他知道雪月的过去,认为那不是雪月的错,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且恐怕他怎么说雪月都不会停止自责,他摸了摸雪月的头,叹了口气,说这个事情他现在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但可以确定的是她很优秀,自己很信任她。

这件事暂且放下。

三日月和雪月的关系越来越好,或许是他身边的气氛太过放松,每次和他相处的时候雪月都无法去在意那些她平时经常想着的往事,以至于雪月有些依赖他。雪月觉得受到了很多三日月的帮助,但自己无法回报他,于是在战斗中一直保护着他。

有一次他们出阵是遇见了检非违使,雪月当时已经负伤,还坚持着冒着重伤的危险砍死了三日月背后的敌人。三日月带着昏迷的雪月快马加鞭返回本丸,路上雪月不知道是被伤口疼醒还是被颠醒,她迷茫的看了一眼三日月,说了一句:你衣服上的是我的血?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雪月说:回去后我会帮你洗干净的。

头一歪又晕过去了。

他们回到本丸后审神者吓了一跳,雪月还从没有重伤过,赶紧给她手入,雪月差不多清醒过来之后,审神者就出去告诉大家雪月没事了,三日月第一个进去探望,审神者作为一个过来人(早和被被在一起了),就很自觉的把其他想去看雪月的人挡了回去。

手入室里,三日月坐在雪月旁边,雪月话少,自然是沉默着,两人相处时一般都是三日月找话题,但这次三日月也没说话,两个人就沉默着,雪月觉得三日月似乎是心情不太好。

雪月少见的主动问他:战况如何?

三日月:只有你重伤了。

雪月:……抱歉,是我实力不够。

三日月:像你那么拼命的往前冲,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机会。

雪月:……抱歉,我会反省。

三日月:反省什么?

雪月想了想:……让大家轮流出手,多实战涨经验。

三日月:错了,这不重要。

雪月又想了想,想不出所以然,她看见三日月身上的血渍,试探着说:不小心弄脏了你的衣服?我会替你洗干净的。

三日月:……这更不重要。

雪月:对不起……

三日月叹了口气。

三日月:不信任我么?为什么要一个人那么拼命?

雪月:不是的!我只是……因为受到你很多照顾,我想多少也为你做点什么……没想到反而添麻烦了,我知道错了,真的很对不起,下次我不会再犯这样的错了,对不起……

雪月从未有过的惊慌失措,像是怕得不到三日月的原谅,一叠声的道歉。她这样的态度把三日月心里本就微不足道的小火苗瞬间浇熄,剩下的只是点酸软的疼。

被三日月拉住手臂引导着靠在他肩上时,雪月还在因为惹他生了气这件事恐慌到颤抖。

刚刚转醒,尚且困顿的大脑无法分析出目前的状况,雪月茫然的抬起头,上方那双含着新月的双眼也正直视着她,那样温柔而疼惜的眼神让她心头一跳,打了个激灵。

这样蕴含着沉重情感的眼神,简直,简直和她即将在熔浆里消散时,那个亲手讲她带出苦境的人,一模一样。

杨宁将军……

她忍不住朝着那双美丽的眼眸伸出手,它的主人偏过头,任雪月冰凉的手指轻抚上他的脸颊。

雪月张了张嘴。

“三日月、宗近……”她准确的喊出那个人的名字,缓缓闭上了眼睛。

不会是杨宁将军,那个温柔又强大的人,已经不在了。

她再一次提醒自己,可往常想起这个事实时,从内心深处涌现出的尖锐疼痛却没有再度侵袭。

“我没有生气。”三日月牵过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我只是担心你,别这样逞强了。”

雪月长长叹了一口气,没答应也没拒绝,她疲惫的靠在三日月肩上,好久才小声问他:“三日月,刀剑化成的我们也会有情感么?”

“当然会,万物皆有灵,你还没有化形时不也对身边的事有所感么,更何况如今我们已经有了人类的身体,自然与人无异。”

“是啊……”雪月喃喃。

如果没有感情,就不会对杨宁将军的死如此心心念念。

如果没有感情,就不会害怕伤害大家而小心翼翼。

如果没有感情,就不必与三日月拥抱在一起,更不会因此欣喜若狂。

不愿面对的往事卷土重来,与如今安稳的生活互相拉扯。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被争抢得很累,她疲惫到几乎想要放弃那些沉重的过往,但下一秒,她的视线纠缠着意识,一同坠入一片黑暗。三日月的肩膀陡然一沉,雪月枪眼睛紧闭,呼吸安稳,她睡着了。

可拥有感情这件事,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

三雪这对准备拨云见月了,但雪月的心结还没结开。

这件事后三日月和雪月飞速紧张,只是原本可以细水长流的日子还是被打破了,历史修正主义者出现在了天朝,审神者看雪月最近状态不错,本来不想告诉她,但是想想终究瞒不住,还是把雪月喊过来,对她说了这件事,并且告诉她,她现在很危险,如果执念太深很容易暗堕,希望她做好心理准备,不要被影响。

雪月心情低落了一段时间,她不希望现在的同伴也被她波及,于是下定决心不暗堕。

她照常与大家内番,出阵,远征,好像没事人一样,但审神者还是很担心,他嘱咐三日月多看着点雪月,自己刻了一道符(男审和另外一个男审x被被的大纲里的超刁修仙男审是一个世界时间线),让他放在雪月身上。

雪月最近总觉得心神不宁,有时还会出现幻觉,做噩梦,甚至在一次出战时把队友看成了敌人,幸好及时反应过来了。

她很害怕,但又怕告诉审神者之后审神者会不要她,于是一直没有说。

不过审神者心如明镜,他给大家所有人都佩戴了御守极,并告诉大家如果御守极不够找他要(土豪婶婶)。

果然,虽然雪月已经尽力的克制自己,但最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然后审神者的一个协会搞了一个比较大的活动,好几个审神者联合,大家本丸里的刀剑一起出阵,战斗快结束时雪月不巧被检非违使伤到,她本来就怕在大活动里出意外,心神不稳,又被对方类似浊气的东西感染,暗堕了。

不过幸好人多,没有人员伤亡,雪月恢复意识时,自己重伤倒在地上,其他本丸的人都拿兵器对着她,而自己本丸的人被挡在了包围圈外面,她一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还来不及反应,有人就直接砍向雪月,雪月条件反射的闭上眼,只听一声硬物相接的脆响,刀刃被一个透明结界拦住了。

参加了这场战斗的被被趁乱拿出一张符咒烧了,她本丸的审神者突然出现在战场里,就站在雪月枪面前。

“审神者!”

他们本丸的人比其他人更惊慌失措,此时见到审神者,就好像看见了主心骨,一股脑的全往他那边跑去。

“都别过来。”

审神者却阻止了大家,他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这种场面迟早会发生,青年清俊的脸上没有半点意外。

最初的震惊过后,巨大的惊惧和慌张气势汹汹的扑向了她,雪月睁大眼睛,眼泪将她脸上的血污和尘土冲开两道。她看起来狼狈极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下一刻她的本体碎成两节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她崩溃的啜泣着,拼尽力气拉住审神者的衣摆,前言不搭后语的哀切恳求。

“主、主公,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会把自己净化,不要抛弃我……”

审神者愣了一下,原本平静表情这才带了点惊讶。

雪月枪痛哭失声。

“求求你,主公,我真的会净化,别抛下我。”

其他刀剑面面相觑,暗堕的刀剑主动说要净化,这还是前所未见的。

他们本丸三日月早已飞奔过来,却被刚刚为雪月抗下一击的结界一并拦住,他捶打几下结界,见自己无法破开,只得求助审神者:“审神者,你把结界打开。”

审神者对三日月摇摇头,他蹲下身,扶起哭的要神志不清的雪月枪。

“好孩子,你是我的枪,我不会不要你的。”他拿出手帕,温柔的替雪月擦干眼泪和尘土,“别哭了,我们回本丸再说,好么?”

雪月抽泣着点头,审神者摸了摸她的发顶,回过头,对无数注视着他们的刀剑朗声道:“抱歉惊扰了各位,这是我们本丸的意外,我一定会处理好,大家辛苦了,今天先回去吧,如果还是,可以让你们的审神者来监督我。”

因为审神者是个挺有威信的人,所以其他人纷纷散去了,审神者这才放开结界。

离他们最近的三日月立刻冲过来,从审神者手里结过了雪月。

雪月脸色雪白,缩在三日月怀里抖个不停,看上去可怜的要命。

“别靠近我……万一我不清醒了……”她颤声说,还抬起手想要推开三日月,后者却把她抱得更紧。

“不会的,你不是说要净化,你不是一向说到做到么,没关系的。”

审神者看着这两个明显都手足无措的人,叹了口气。他伸出手在雪月额头上一抚,她便软软的倒了下去。

“回去再说。”

……

回到本丸后,审神者让大家都先回去,他来处理雪月的事情。

雪月在手入室里等着他,审神者一进来就绷紧了身体,看起来特别紧张。

她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审神者……

审神者看起来没生气,实际上也没生气,他坐在雪月旁边,温和的问她:感觉怎么样了。

雪月说没事。

然后雪月又说:我会立刻净化的,主公,我……

审神者摆摆手,说,我知道,我不会抛弃你的。

他直视着雪月的眼睛,青年平时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但关键时刻竟然十分可靠,被他用这样温和平静的眼神注视着,雪月竟莫名的一点点平静下来。

审神者:我知道你上一任主人的事情,你一直因为这件事心怀愧疚,是么。

雪月默默点点头。

审神者继续说:我明白,你肯定很难过,但并不是你的错,你多杀一个敌人还是两个敌人,结果不会有分毫变化,大势所趋,谁能逆转乱世呢。

雪月不说话。

审神者叹了口气:你是杨将军最喜爱的兵器,之前他只用你杀过一个人,一定是不希望你变成只会杀人的凶器。虽然你暗堕过,可既然杨将军把你从刀解池里带了出来,必然是希望你能继续活下去的。

审神者:这话可能不太合适,但我还是得说,我希望你,能尽早放下杨将军,放下以前的事,它们都过去了。过往不可追,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我没法改变,但现在你是我的枪,我至少可以保证,那些你害怕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9.26补充――

更改,雪月暗堕是因为看见队友差点受伤,前世和今世的回忆混乱不清,直接暴起把对方结果,自己也不清醒了。

――9.27补充――

审神者安慰完雪月之后告诉她,你其实没有完全暗堕,只是在一个边缘,你最近先不要出阵了,就做点能让自己开心的事,别老想那些让自己难受的,等我找出解决办法在让你出阵。

雪月同意了,然后犹豫着问:能不能让三日月和我一起?在他身边我会觉得平静点。

审神者了然,欣然同意。

三日月&雪月日常ing

雪月最近的日子过的很滋润,几乎整个本丸的刀剑都来探望过她,大家为了让雪月心情好点都各种逗她开心,雪月也不负众望的没有出现暗堕的情况。但还没等审神者找出彻底解决的办法,一个坏消息来了。

历史修正主义者出现在了杨宁战死的那一天。

审神者在纠结出阵人选的时候,事情被雪月知道了。

雪月很平静的说想去看一眼杨将军。

审神者拒绝,雪月却很坚持,审神者叹了口气,说那好吧,不过你记住,如果你彻底变成了敌对刀,我会毫不犹豫的铲除你。

雪月说她不会的。

雪月和大家一起去把历史修正者都消灭的时候杨宁还没对上那对狗男女,雪月死活不肯回去,她很想救杨将军,被三日月死死拉住了。

两人拉扯的时候弄出动静,被杨宁发现了。

杨宁问你们是谁?我的枪怎么会在你手里?

雪月说她就是雪月枪变化出来的,旁边的是她的同伴,他们是来消灭试图篡改历史的坏人的。然后含着眼泪看着杨宁,欲言又止。

三日月在旁边陪着她,杨宁消化了一会儿她话里的信息量,问:那你们……已经成功了。

雪月说不出话,三日月说是。

杨宁问那你们怎么不走呢?

雪月还是不说话,这回三日月也说不出什么了。

杨宁继续说,是因为我么?

雪月:杨将军!我……

杨宁:虽然你说的东西的确有点玄……但我信你,我的枪我觉得我还能认出来。

雪月:杨将军……

杨宁:看你这样子,难道我会战死?

杨宁本来在开玩笑,没想到雪月脸色一下就变了,他愣了愣。

杨宁:……原来如此。

雪月:不是的……将军,我……

杨宁:别说了,你不怕不小心改变了过去么。

雪月:……

杨宁:……

杨宁:那你,有了新的主人么?

雪月点点头。

杨宁:他是个怎样的人?可曾爱护你?

雪月说:他是个很好的人,与您一样,温柔又强大,他对我也很好,很关心我,怕我出事特意让三日月陪着我。

杨宁用很满足很骄傲的眼神看着雪月:这家伙还算有眼力,你是他手里数一数二的兵器吧?

三日月替她回答:是的,雪月很出色。

杨宁:那就好,那就好,你是我最喜欢的一把枪,若是让明珠蒙尘,那我可就太心疼了。

雪月:可我让您失望了……

杨宁:怎么说?你一直很出色啊。

雪月:我没能保护好您……

杨宁笑起来:那怎么会是兵器的错呢,硬要说的话,那就是命吧,我身为天策军人的宿命。你一直很出色,从没让我失望过。

杨宁:你也不会让你现在的主人失望,是不是?

雪月:将军……

杨宁:我很想与你坐下好好聊聊,但这实在不是个好时候,只恐迟则生变,你快些回去吧。

雪月跪下,朝杨将军拜了三拜,三日月想把她扶起来,雪月却不肯起身。

杨宁已经转过身,往城楼上走,雪月拼了命的往那边伸手,声音几近凄厉:“杨将军!杨将军――”

最后她什么都没改变。

审神者放在雪月身上那道符咒最近越来越不稳,审神者觉得雪月可能要暗堕了。

他把雪月叫了过来,说我找到办法可以阻止你的暗堕,大概就是像重新把你铸造一遍这样,你以前的记忆和心魔就都没有了,你愿意么。

雪月想想本丸的同伴们,同意了。

她跟三日月说我可能会忘了你,如果你觉得我是累赘的话这正好是个良机,你就不要管我了,但如果你有一点点觉得我还可以的话,能不能,能不能和我重新认识一回?

三日月:好,我……

雪月没等他说我就跑了。

三日月:……

三日月:……这回会让你只有美好到舍不得忘掉的记忆……

然后雪月就重做了。

醒来后审神者给她介绍,我是你主人。

指指被被,我爱人,诶诶诶别打我。

雪月:爱人是指?

审神者(笑):就是喜欢到想和他共度一生的人。

审神者指指三日月:那是你以前老念叨着要报恩的那个人,我就看着你俩磨叽来磨叽去好不容易快互通心意结果你还重做系统了。不然你就以身相许算了。

三日月:我觉得可行。

雪月:……

看着一屋子人嘻嘻哈哈打打闹闹,满脸黑线的雪月只说了一个字。

雪月:好。

――正文END――

然后补两个日常番外,想给小狐也弄个cp

评论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