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配烧酒

坑多,爱爬墙,天策是永远的真爱|坠入前野智昭沼|刀乱吃乙腐通吃,审神者x被被,审神者x长谷部

【剑三】【双策BL】来日方长和去日苦多(五)

这一章可能有点BUG,关于古代征兵方面,我查了一下资料,似乎唐朝是三年一征兵,但是我没有查到征兵的具体时间,就设定成春天吧。

 

欢迎指正捉虫。

 

重新预警,双策BE了,李铄的CP琴爹即将上线,注意避雷注意避雷!!!下章打琴策TAG

 

【没来得及找错字,有时间修改】

——超链接——

【一】

【二】

【三】

【四】

【五】

 

虽说陵游一向心比常人大,又有不少贵人帮衬着,但麻烦也不能天天惹不是?他多多少少意识到他上次惹出来的事,即便是他师父解决起来也有点棘手,再加上把李铄吓得够呛,成天念叨着要被他吓的折寿十年。陵游好好反省了一下,他也觉着自己该收敛点,好歹让他发小和师父别年纪轻轻就因为替他操心变成秃顶,

 

俗话说得好,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陵游说改就改,从原先唯恐天下不乱的一个惹祸精变成了一个起码看起来是像回事的谦谦君子。

 

又是一年草长莺飞,新兵入伍的时候,每隔三年的这时候,天策府里就会格外喧闹,轮流站岗维持秩序的老兵们也比平时繁忙许多,有时自发或是被命令多工作一段时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那天李铄去找他的时候正赶上陵游站岗时间结束,李铄心说自己来的还挺巧,要是陵游现在手里有事,他就不知道要在旁边等多久了。他快步走到楼梯口去迎陵游,两人肩并肩一边往外走一边聊天,没成想还未走出天策府的大门口,就被一群人拦在了原地。

 

“陵游,你今天的任务都结束了?”

 

陵游摆出个温和的笑脸,温声细语的回答:“是啊,结束了。”

 

在外人看来,他这个笑容真是养眼又诚恳,但李铄可不是外人,甚至还差点变成‘内人’。他们俩从小时候穿开裆裤的年纪就认识了,可以说陵游嘴一张李铄就知道他要吐的是象牙还是狗牙,在李铄看来,他这个笑简直是敷衍的不能再敷衍了,估计他是想赶紧打发走这些人。

 

这么一想,就觉得那些人真是太可怜了,估计他们的邀请也十有八九会被陵游拒绝……

 

果然,在听到他们的聚会邀请后,陵游那张白玉般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为难。

 

“这……抱歉,我今天已经有约了。”

 

这话可不是敷衍,他和李铄前几天就听其他同僚提过一嘴,说洛阳城新开了一家饭馆味道不错,陵游被说活了心思,转身就去约了李铄。只是去吃顿饭就回来未免无聊,两人越好等连着几天休沐的时候去洛阳一趟,待个一天两天的,好好吃一吃玩一玩。

 

没成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不,是一群程咬金。

 

“你又不来啊?”其中一个半真半假的抱怨,“你不来的话阿翘会伤心的。”

 

紧接着便是一阵起哄的呼声,还夹杂着一个年轻女子爽朗的笑。

 

他们口中的“阿翘”就站在陵游身边,她正是先前陵游刚入伍时,向他搭讪的那个军娘。这姑娘性格颇为豪爽,而且很放得开,没有寻常女孩子家的羞怯,即便被这么开玩笑也没有生气,她只是随着他们笑了一阵,然后摆摆手。

 

“行了你们,开我玩笑就算了,别让人家为难。”

 

她不把这些当回事,但陵游却不能视若无睹,他摆出最客气的态度,试图表明自己的立场:“男女有别,别对姑娘家太过分了。”

 

旁人却闹得更欢:“这就开始互相想着啦?”

 

陵游的意思就这么被曲解了,他的眉毛忍不住微微皱起,又很快分开。

 

“别闹了,我今天真的有事,是吧,阿铄?”

 

他对在旁边看热闹看的津津有味的李铄投去个颜色。

 

自打两人十多岁的时候就断断续续的有小姑娘明里暗里的给陵游投绣球,直到两人二十多岁的时候,对陵游芳心暗许的姑娘还是只多不少。但陵游却一个都没看上,不知道是他到底是眼高于顶还是心有所属。

 

接到陵游暗示的李铄会意,正打算开口解围时却鬼使神差的顿了一下,而后偷偷瞄了一眼陵游面前那个军娘。那姑娘虽然称不上有多花容月貌,但看着很顺眼,气质也落落大方,和之前那些在陵游面前扭扭捏捏的女孩子完全不一样。

 

李铄便突然心念一转,不如替陵游撮合撮合?

 

他这样想着,便张口道:“左右不是急事,你今天不去也无妨。”

 

李铄话一出口,陵游便睁大了眼,满脸震惊的瞧着他。

 

他还想再为自己辩白,前来邀请的人却打断了他:“这样吗,那你就别客气了,来吧来吧。欸,小哥你也一起呀?”

 

陵游起先没出声,一张俊脸上神色淡淡,李铄拿捏不准他的意思,便擅自替他做了决定。

 

“好啊。”

 

对这次聚会不情不愿陵游到底还是被硬拉去了。

 

他心里对李铄的态度有点气,一开始李铄曲解他的意思,他还可以当成是自己发小在喝醋,自己回绝了之后说几句软话也就过去了,没成想李铄可倒好,直接把他推来了,这人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这些想法在他心里转了几圈,面上却山水不显,他对李铄有气,一路上看都没看他一眼,旁人和他搭话他倒应对自如。被他单方面冷战了的李铄有点不明所以——只是没吃上那家饭馆的菜,至于气成这样么?

 

陵游这一肚子气活活憋了小半个晚上,等到他这口气慢慢消了,才突然发现身边那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不见了,连李铄都没了踪影,只剩那个豪爽军娘还默默跟在他身边。

 

他赶紧刹住了闸,在原地站定。

 

“我们是不是走散了?”陵游问。

 

军娘摇摇头:“不是,他们都有想去玩的地方,半路上就跑的没影子了。”

 

陵游顿悟。

 

合着这一大群人不是半路杀出坏他好事的程咬金,而是一群糊里糊涂要给他牵红线的月老!

 

若从他入伍那天初次见面算起,他与这军娘认识也有些年头,只是关系不算多好,点头之交而已,偶尔路上遇见了会说几句话,对方对他的态度只让陵游觉得是把自己当个普通朋友,那些人的玩笑统统被他当做了无稽之谈。

 

可今天人家在自己身边留了一路,那恐怕,被红线拴住的另一端,好像并不是完全没意思……

 

陵游想了想,还是觉得现在装作什么事儿都没有更好一些。

 

“这样啊,那你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军娘想了想,摇摇头。

 

“我倒没什么,你呢,想去哪儿逛逛么?”

 

陵游赶紧借坡下驴:“天策府旁边都逛遍了,没什么意思,你看天色也不早了,春天这风还挺凉的,我先送你回去?”

 

对方倒没拒绝,两人披着逐渐转深的天色往府里走,眼看着能遥遥看到了天策府大门的房顶,那军娘突然问他:“陵游,你成亲了没?”

 

这简直是个再好不过的机会,陵游从善如流的回答:“尚未,但我已有心上人。”

 

说完还得低下头,假装娇羞一下。

 

军娘“哦”了一声,那声音四平八稳,似乎只是随口一问,全然不在意他的回答。

 

“已经在一起了?”

 

陵游下意识的就想说是,但想想现在跟那群人在一起的李铄很可能也被问到了这些,他生怕李铄说他现在尚是单身,到时候露馅就不好了。他想了想,换了个委婉点的说法:“我是想,等在天策府里干出点名堂,再与他成亲。”

 

这回答可以说是滴水不漏,就在陵游暗暗松了口气的时候,对方突然又出了一个重量级的问题:“还没成亲啊,那我要是说,在你成亲之前,我都要坚持不懈的追求你呢?”

 

陵游当场目瞪口呆,他活了二十多年,头一次听到这么大胆的告白。

 

他被噎得好久没说出来话,倒是那军娘噗嗤一声笑了:“我逗你的,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我还干不出来。”

 

“……”

 

她停下脚步,转身直视着陵游。

 

陵游也随着她停下,借着还没完全消失的一点夕阳余晖,陵游看见她脸上交织着的遗憾和低落。

 

他稍微有些觉得过意不去,脸上难得带了点真心实意的为难和担忧。

 

但这军娘到底是在外面见过世面的,只是沉默了片刻,她豪爽的笑容就又回到了脸上。

 

“没事的,我没有多难受,就是有点可惜,被人捷足先登了。”她轻轻叹了口气,感慨道,“不过你人不错,把话说得这么清楚了还顾忌着我,我觉得我没看错人,你家那位真够幸运的,祝你俩白头到老吧。”

 

她微笑着祝福,陵游抿抿嘴,也笑了笑。

 

“……谢谢。”

 

“啊对了,以后还是兄弟吧?你不会觉得尴尬吧?”

 

陵游失笑: “放心,不会的。”

 

他还是头一次认识这种性格的女孩子,如果当朋友的话,她的性格真是讨喜的不得了,此刻把话说开,两人的关系倒是进了一步,气氛也融洽不少。

 

今晚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收获的吧。

 

没有跟李铄去成洛阳的陵游这样安慰着自己。

 

可古话说得好,有得必有失。

 

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李铄正和那些乱牵红线的‘月老’坐在一张桌上吃饭喝酒。

 

天策府的将士多是些热血开朗的性格,没一会儿就打成了一片,李铄很快和他们混到了一起,从他们颇为激动的叙述中,他才知道那军娘从陵游刚入伍的时候就看上了他,这么些年竟然都没有放弃,他们作为那军娘的朋友有点看不下去,便隔三差五的为她制造点机会。

 

而今天,是唯一成功的一次。

 

李铄乐不可支,不知道该佩服他们的毅力还是该说他们幼稚,那复杂的情绪在心里上上下下沉浮几遍,最后全化成了对陵游的羡慕。

 

被人喜欢着还真是件幸福的事儿。

 

李铄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想着。

 

桌上人多,话题变得也快,陵游这个名字很快就被淘汰了出去。菜过五味,李铄从二楼的包厢里溜了出去,想去外面透透气,刚到楼下就看见个身着青绿长袍的青年正对柜台后的老板说着什么,脸上神色颇为为难。

 

本着天策府为国为民的原则,李铄走了过去,主动询问。

 

“这位公子,需要帮忙么?”

 

对方像是被他吓了一跳,刷地一下抬起头看向李铄。这人长得很清俊,身后还背了一把古色古香的琴,和陵游那种强行伪装出的温文尔雅不同,这人浑身上下都带着文人墨客那种出尘的气质,只是总觉得他身上有某个地方不太对劲,同他这满身的书卷气有些格格不入。

 

李铄一时没察觉出是哪儿不对,他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对方,这才想起他刚刚那一眼锐利的如同刀片,带着明显的戒备。

 

这人怕生么?

 

李铄狐疑的又打量了一边对方,等他意识到时,青年已经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他连忙收回目光。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李铄又问了一遍,这回他努力让自己的态度显得良好一些,以弥补自己刚刚的失礼。对方绷紧的气场果然稍有放松,他犹豫了一下,轻声问。

 

“想向军爷,打听个人……”

 

他声音柔和好听,跟唱歌似的,李铄听得楞了一下,下意识便应承道:“啊……你说。”

 

青年试探着问:“军爷可曾听说过,洛阳附近的一个小镇子里,有家姓高的?”

 

——TBC——

 

琴爹终于!!!出现了!!!下章就可以打琴策的TAG了!!!

 

所以李铄不喜欢陵游是因为,他是声控???【陵游:妈的智障

 

陵游如果不跟李铄置气,牢牢看住他,李铄就遇不到琴爹了……

 

陵游:亏大了!

 

我最近更得挺勤吧,而且这章爆字数了,接近4k,我自己夸夸我自己吧,哇po主好棒好勤劳哦!po主好帅我要给你生猴子!!【??】

评论(3)
热度(1)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