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配烧酒

坑多,爱爬墙,天策是永远的真爱|坠入前野智昭沼|刀乱吃乙腐通吃,审神者x被被,审神者x长谷部

【刀剑乱舞】【男审X被被】如果被被极化了

emmmmm这次极化又不是被被,于是只能脑补一下被被极化后我的心情和反应……然后就有了这篇。

 

CP:男审神者X山姥切国广

 

已经交往中的设定。

 

审神者恋爱脑。

 

预警!这个,审神者,非常,烦人。

 

OOC。

 

注意避雷。

 

——正文——

 

“是嘛,想要去修行么……”

 

听完山姥切的话,审神者摸了摸下巴,小声嘟囔了一句。

 

“是的。”

 

跪坐在软垫上的打刀拉了拉披着的白布,企图掩饰掉自己的紧张。

 

“唔……你想什么时候去修行?”审神者问。

 

“如果可以的话,明天就出发。”

 

听到山姥切的回答,他的主人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那张白净的脸上露出一点欲言又止的表情。但他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撑着矮桌站了起来。

 

他打开后面的柜子,埋头进去翻找了一会儿。在山姥切忍不住疑惑开口询问之前,审神者抱着一个小箱子走了回来。

 

“去吧去吧,想去就去吧,去外面看看也是好的。那,这是极化道具。”审神者打开箱子,从里面挑拣出最重要的道具按在桌上推了过去,“还有,这是修行衣装,修行过后就不要老披着这块布啦,把自己穿的好看一点。”

 

“我这种仿品,不需要打扮的光鲜亮丽……”山姥切一样一样接过审神者递过来的东西,低着头小声反驳。

 

“这是什么话,你明明长的那么好……咳,我什么也没说。”审神者咳嗽几声转移了话题,他又找出一个小袋子拿给山姥切,“小判和甲州金里面都有,本来是想给你带卡的但是好像没法用……不够的话随时和我联系,我叫信鸽给你捎过去。”

 

“知道了。”

 

最后是写信用的纸笔,审神者犹豫了一会儿,把它们重新塞到了箱子底下。他掏了掏口袋,拿出两部一模一样的智能手机。

 

“我就不给你带纸笔了,还要写信寄信多麻烦。你拿着手机,放心,这个在外面也能用,你想我了的话就直接给我发视频通话好了。”

 

审神者强硬的把手机塞到他手里,付丧神盯着那个金属小块愣了会儿神,随后涨红了脸,把手机丢了回去。

 

“我不要这个,你还是给我纸笔好了……”

 

“为什么!三天不见,你都不会想我的么?”

 

“我,我不会……”

 

山姥切拉着肩膀处的白布把自己裹成一团,用一种毫无信服力的语气说。

 

审神者戳了戳那个软绵绵的大号白馒头。

 

“是不会想我,还是不会用手机?”

 

白馒头动了动,露在外面的那一小块脸色更红了,审神者简直怀疑再这么持续升温下去,他的近侍会蒸发掉。

 

“果然是不会用手机吧,出来出来,我教你。”

 

“……我不要。”

 

“那我不让你去修行了。”审神者使出了杀手锏。

 

白馒头僵硬了一下,经过了残酷的心理斗争后,他终于慢吞吞地露出了里面的红豆馅儿。

 

“你看,先点这里,然后点视频通话。”

 

审神者拿着手机演示了一遍,另一个放在桌面上的手机收到了视频通话的邀请,屏幕自动亮起,响着音乐震动起来。

 

审神者若无其事的伸手过去把屏幕按灭,以防山姥切看见手机上的备注名——全世界最可爱的宝贝切国小天使❤

 

“就是这样,很简单吧?每天一有空就要发视频给我喔。”

 

“要求的是一天一封信……”

 

“这又不是信。”审神者理直气壮的耍赖,“我不管,反正你要是不给我发视频,我就隔一小时给你发一次。”

 

“……我知道了,我会联系你的。”

 

“好,我等你。”审神者看了看表,“也这个时间了,你明天一大早就要出发吧?快回去睡吧。”

 

山姥切点点头,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却没有马上离开。那双碧绿的眼眸从白布底下悄悄瞄着审神者,像是还有话说。

 

“怎么啦?”审神者笑眯眯的问,“一个人睡不着啊?来来来我哄你睡。”

 

“不!需!要!”

 

近侍恼羞成怒,大声摔给他三个大字,原本犹豫着想说的话也尽数抛到了脑后,直接一转身推门走了。

 

和室的拉门在眼前重重合上,审神者盯着空无一人的对面看了好久,才慢慢把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

 

“其实我是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不过如果让你去你会更开心的话,那也不错……”他喃喃着,长长叹了口气,“唉,三天见不到,想一想就已经开始觉得寂寞了……”

 

……

 

原近侍山姥切国广出门修行的第一天,担任代理近侍的人是鹤丸国永。

 

具他本人所称,当天审神者的全部事务,只是用一种看着定时炸弹的眼神盯着手机。

 

“审神者,你干什么呢?”

 

“等电话呢。”

 

“等个电话至于这么紧张?”

 

审神者摆了摆手,继续紧盯着毫无反应的手机:“你这种单身的不明白了吧,对象的电话一定要在三秒内接起来,不然的话――”

 

桌面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熟悉的音乐伴随着震动的滋滋声响了起来。

 

审神者一把抓起电话:“喂,切国——你怎么才打电话来,那边情况怎么样你还习惯吗?冷不冷热不热?饭菜吃的下吗?……”

 

之后的对话太过虐狗,不堪入目,故此不做细述。

 

鹤丸一边揉着被审神者的备注闪到的眼睛,一边讲完了他今天的近侍生活。

 

……

 

原近侍山姥切国广出门修行的第二天,担任代理近侍的人是压切长谷部。

 

这时本丸的审神者已经完全陷入了咸鱼状态。

 

“好无聊好无聊,没有山姥切国广的本丸好无聊。”他瘫在老板椅上,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长谷部,你说他怎么还不给我打电话来,是不是被别人勾搭走了,走之前忘了提醒他路边的野花不要采真是失策……”

 

“主,我想山姥切不会这样的。”一心为主的打刀好言相劝。

 

可惜审神者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我是相信他不会乱采花,但是架不住有霸王花要采他啊!你说说他那么好,万一被个臭不要脸的给缠上了怎么办?”

 

审神者的语气渐渐变得激动,他一下子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大力敲击着无辜的办公桌面。

 

“啊啊啊好气啊好气啊!”

 

看着陷入发病状态的审神者,长谷部无比希望山姥切的电话赶紧打来,越快越好。

 

承载着两人期待的手机不负众望的有了动静。

 

审神者瞬间恢复了状态,红光满面,满血复活。

 

“喂——”

 

看了一眼背景变成了粉红色的审神者,长谷部叹了口气,他悄悄的退出了办公室,顺便关上了门。

 

……

 

原近侍山姥切国广出门修行的第三天,已经没有人愿意代理近侍了……

 

今天山姥切的电话来的格外晚,从中午起就一直萎靡不振的审神者叹着气处理了文件,叹着气吃完了晚饭,叹着气洗好了澡。他躺在柔软的床铺上,盯着一片漆黑的手机发着呆。

 

“怎么回事,怎么还不打电话过来。”

 

他点开通话软件的界面,几次想要主动发出视频邀请,却怕打扰了修行中的人,又默默忍了下去。

 

或许是由于房间里太过安静,所以时钟秒针走动的声音就显得过于突兀,满心烦躁的人只觉得那微弱的声音吵的要命,恨不得一下砸了它。

 

好烦,好吵,怎么还不停下。

 

手中紧握着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在音乐声响起之前,审神者已经接通了视频邀请。

 

付丧神俊秀的面容出现在了眼前。审神者坐起身子,心里莫名而来的火气瞬间散了大半。

 

“哟,切国,晚上好啊。”

 

“晚上好。”

 

“你今天有点晚呢,有事情么?”

 

“嗯,稍微有点。”

 

“这样啊……”

 

“你……”

 

“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打刀的脸上似乎有点泛红。

 

审神者凑近了一些,想看的更清楚点。

 

“你刚洗完澡?……不要靠那么近!”

 

“啊,哈哈哈哈哈,好的好的。”青年坐直了身子,揶揄道,“可我就算我再怎么靠近也亲不到你啊。”

 

这回不是错觉,付丧神的脸真的红了起来。

 

“我挂了。”

 

被捏住七寸的审神者能屈能伸,立刻认怂:“别!我错了!对不起,我道歉!我们继续刚才说的,我是刚洗完澡啦,你怎么知道。”

 

山姥切指了指他的头发。

 

“头发还湿着。”

 

“咦,好像是忘了吹干。”

 

看着审神者满不在乎的样子,山姥切叹了口气:“你啊,真是……”

 

“怎么了?”

 

“让人不省心。”

 

青年笑了起来:“那也不错啊,可以被切国照顾一辈子。”

 

“我才不要……”

 

“别客气别客气。”

 

“谁在跟你客气。”

 

“你。”

 

“……”

 

“欸,别挂电话!我错了!我深刻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请原谅我吧!”

 

审神者双手合十,做出求饶的样子。隔着一层玻璃,他似乎看见爱刀的嘴角翘了一下。

 

于是他更加不惜余力的逗付丧神开心:“对了,切国,你今天过得怎么样,有没有遇到什么好玩的事情。”

 

“没有。”

 

“我倒是有哦,我之前网购的柠檬酸钾到货了,我跟卖家说我吃了一勺,现在快不行了,差点把卖家吓得打急救电话,哈哈哈哈。”

 

付丧神先是对笑成一团的青年露出无奈的表情,而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问:“所以你不会真的吃了吧?”

 

“当然没有,我骗他的。”

 

“不要吃奇怪的东西。”

 

“我知道啦,我今天只吃了光忠做的菜,他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哦。”

 

“……嗯。”

 

“我还想帮歌仙洗衣服,但是他说我越帮越忙把我赶走了。”

 

“……嗯。”

 

“然后我打算和三日月还有莺丸喝茶,但是他们说我年龄不符合老年人茶话会的资格,不让我参加。”

 

“……嗯。”

 

“所以我就想去陪短刀们玩,可一期又说怕我把他的弟弟们带的早恋,死活不让我踏进粟田口的房间。还有还有……”

 

“嗯,我知道了。”

 

山姥切突然打断他。

 

审神者微微愣了一下。

 

他看见屏幕另一端的打刀露出别扭的神色,然后抬手拽了拽头顶的白布,把脸偏向一边。

 

“我也想你了。”这句临别时就梗在喉间的话终于说了出来,火红的颜色从付丧神的耳根开始,飞速蔓延到脸颊。

 

“切国?”

 

惊喜来的太过突然,审神者完全没有想好要如何去迎接。他下意识的喊了声爱刀的名字,对面的人嗯了一声,却不肯把脸正对着他。

 

房间里再度安静下来,审神者听见一种比秒针移动时更有力,更急促的声音。他疑惑的打量几下四周,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那是源自于自己的心跳声。

 

他愣了愣,笑了出来:“是啊,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幸好你明天就回来了。”

 

“嗯,我很快就回来了。”山姥切脸上的温度稍缓,他终于把头转了过来,只是视线还游移着,不肯与青年对视。

 

“好,我等着你。”审神者轻声说。

 

“我知道了……那么,我先挂掉电话了……”

 

“晚安,明天见。”

 

刚刚那句直白的话似乎已经耗尽了付丧神全部的勇气,他匆匆忙忙的道了句晚安,随后,手机滴了一声,通话结束了。

 

他看着屏幕一点点暗了下去,缓缓的把它贴在了自己的面颊上。玻璃冰凉的温度冷不防的让他一抖,审神者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脸上热的快要烧起来了。

 

如果照一下镜子的话,他的脸色恐怕不会比刚才害羞中的付丧神好到哪儿去吧。

 

“明天啊……”他长出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

 

没有干透的水滴从发梢低落到脸颊,冰凉的水珠却无法消减青年身上的热度。

 

明天他就要回来了。

 

审神者弯起嘴角。

 

等山姥切回来后,他一定要给爱刀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问问他此次修行的见闻。最重要的是,告诉他自己这几天有多想他。

 

以及——有多么多么的喜欢他。

 

——END——

 

其实只是想写审神者絮絮叨叨的跟被被说我今天过得怎么怎么样,然后被被听出他话里的意思,说我也喜欢你这段,结果不知道怎么写了这么一大堆乱七八糟的。

 

想看被被极化……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