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被被X男审神者】与绑架犯相处的七个日夜

CP:山姥切国广X男审神者

 

照例在放正文之前比比几句。


试探一下自己对人物的把握,我写的攻被和受被看起来像是一个被被吗?

 

标题的绑架犯是指被被,但是这篇是HE,请放心观看。

 

全篇无本垒,而且我好像把男审写的太像攻,但CP以我说的为准,请看清CP。

 

虽然标题起的很不正经但是并没有囚禁play。

 

有很心机屌的男审神者。【。

 

有耿直boy的被被。【。

 

被被暗堕倾向有(只是倾向)。

 

OOC。

 

以上这些都能接受的话请往下。

 

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正文——

 

【起】

 

他恢复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疼。

 

头部胀痛,胃里灼痛,手腕刺痛。身体好像被谁拆开后再次组装,各个零件都不那么灵敏,他甚至没法把手抬起来,去揉一揉跳动着的太阳穴。

 

他尝试了一阵子,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臂没有失去控制,而是被什么东西牢牢束缚在了身后。

 

他悚然一惊。

 

挣扎着掀开了沉重的眼皮,眼前是布满灰尘的破败房顶,天花板的角落悬挂着一层又一层的蛛网。看到这个,这位被麻绳捆成粽子的年轻审神者下意识打了个颤。他迟钝的大脑还没有重新开机,就被谁掐着领子拽了起来。

 

“你的名字是什么。”

 

衣领收紧带来的窒息感让他呛咳出声,但这样的不适感反而令他加速认清了状况。青年睁大眼睛,又是讶异又是惊恐的看着将他绑到这里的凶手。

 

——那个总是用白布遮盖住自己漂亮面容的金发打刀,山姥切国广。

 

青年的脸色逐渐因为缺氧而涨红,看他一副快要归西的样子,对方松开钳制着他的手,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题。

 

“你的名字是什么?”

 

没了外力,审神者再次摔倒在地面上,他弓着身子,一边摇着头,一边大口喘气。

 

他从来没这样后悔过自己一时的好心肠。

 

事情还要从一个多月前说起。

 

那天他在万屋回本丸的路上顺手捡到一把山姥切国广。那把无主的山姥切看起来十分虚弱,而且出现了暗堕倾向,审神者和随行的近侍只要靠近他一步,他就不停后退,把距离拉的更大。

 

按理说,当时最好的选择就是在他没有彻底暗堕前斩杀掉。可审神者看了看他握着刀柄,不停颤抖的右手,轻轻呼出一口气。

 

然后他不顾对方明显的戒备神情,上前一步,将手伸给他。

 

“我说,你没主人吗?要不要跟我回去?”

 

劝服他的过程意外的顺利,这把山姥切就这么跟着他回了本丸。和其他的山姥切相比,审神者捡到的这位还要更沉默一些。在刚来到本丸的前几天,他甚至不肯和除审神者之外的其他人交流。审神者花了好些力气才抑制住他的暗堕,又写了材料上报,准备将他编入自己名下。

 

就在批准结果发到审神者手里的前一天晚上,他被这把山姥切莫名其妙的绑架了。

 

好一出农夫与蛇的故事。

 

审神者不由得好气又好笑,借着喘气拖延来的时间足够用余光简略扫视周围情况。这似乎是一个废弃了好些年头的房子,不远处的窗户开了半扇,明亮的阳光洒在地板上,细小的灰尘上下翻飞,他甚至还看见好多个残缺不全的蜘蛛网,那上面想必是不可能有蜘蛛居住了,这大概是目前唯一值得庆幸的情况。

 

他正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办,那边的付丧神已经等得不耐烦。

 

“你的名字是什么?”

 

这是他第三次发问,有别于前两次平淡的语气,这会儿他显然是在威胁了。

 

审神者抬起头,全身各处的骨骼都因为他的动作发出格拉格拉的响声,他直视上那双充满焦躁的绿眼睛。

 

“问别人的名字之前要先报上自己的名字,这一点是常识吧。”

 

意料之中,山姥切的眉头皱了起来。

 

“你不要打岔,”他板着脸,努力装作严肃凶狠的样子,“快回答我。”

 

除却最开始被突然揪住衣领时的震惊表情是发自真心,青年此刻结结巴巴的语气和不知所措的神情都尽数来自老天爷赐给他的精湛演技。他悄悄活动着发麻的手指,表面上还要维持着虚弱的表情。

 

“啊啊,回答你,这、这是当然的。”审神者颠三倒四的说,像是大梦初醒还没梳理好神智似的,“但你也得跟我说一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吧?”

 

——TBC——

 

什么时候回写出第二发来呢。【点烟.jpg


评论(9)
热度(71)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