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被被X男审神者】与绑架犯相处的七个日夜(二)

我来了!

这章没什么剧情。

照例预警。

OOC,OOC,OOC

注意避雷,雷到了作者也是不会负责的。

——超链接——

【起】

 

【第一日】

 

——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也可以满足你提出的一些要求,但你得告诉我,把我绑到这里的原因。在能确保我的生命安全以前,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再三确认这不是个恶意的玩笑后,审神者笑眯眯的表达了自己的立场,语气平和,像是和闹脾气的孩子讲道理。

 

付丧神强压火气:“我不杀你。”

 

“如果这是在正常情况下,你说的还有几分可信度。”青年煞有介事的环顾四周,还动了动被绳子绑紧的双手,“可是现在……是个人都会害怕吧,万一我把你想知道的告诉了你,你就出尔反尔砍了我怎么办。不行不行,这笔买卖太不划算了,我不做。”

 

然后他就真的闭上嘴巴,无视付丧神阴沉到快要滴出水来的表情,自顾自靠在墙角,闭目养神去了。

 

他心里其实在打鼓——对于山姥切是否会伤害他这点,他没有足够的把握,但他猜测,付丧神的目的不是想要他的命。

 

起码现在不是,不然单凭他失去意识的那段时间,就足够山姥切把他剁成饺子馅了。

 

对面的付丧神沉默片刻,站起身走去了别处,审神者听见一些细微的金属碰撞声。

 

他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毫无察觉似的倚在墙上。胃里的灼痛感更加强烈了,与此相比,身体其他地方的不适倒没有那么难以忍受。窗外和煦的阳光逐渐转变角度,温柔的抚摸在青年腿上,那明亮的金黄色正一点点变得昏黄。现在是中午么?还是下午?总不会已经隔天了吧。他记得他被打晕的时候是在晚上,那么距离他失去意识被人掳走的时间,最少也过去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了。

 

他的作息一向准时,早餐时他没有出现在餐桌上,可能早已经有人发现审神者离奇失踪,并且外出寻找。

 

仅凭他一人成功脱逃的几乎无限趋近于零,那么,他目前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在大家找到他之前努力活下去。

 

能拖多久是多久吧……

 

榻榻米上传来轻微的颤动,走到房间另一侧的付丧神回到了他身旁,审神者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看出他没有主动交流的意思,山姥切犹豫了一下,开口告知:“我证明给你了,我不会杀你的。”

 

胃里的痛感又加强了。担心这样冷处理的态度会激怒对方,审神者把眼睛睁开一条小缝,慢吞吞地打量山姥切。他敏锐的发现,付丧神原本悬挂在腰侧的本体刀不见了。

 

原来他刚刚是去把本体刀放到了对面的刀架上。

 

但这又能代表什么呢,他能把刀放下,就不能能把刀拿起来么?

 

青年将视线移回到山姥切身上,他什么也没说,慢慢地摇了摇头,好像那动作对他来说无比艰难。付丧神觉得不解,明明他已经做出了让步,可审神者的脸色却更加糟糕了。人类青年缓慢地弯下腰,直到把自己蜷缩成一只虾子。

 

“你怎么了?”

 

“没事,胃有点痛。”审神者脸色惨白,就连嘴唇上也褪去了血色,他看起来像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甚至说话时的声音都在打颤,“我的胃不好,不能空腹太长时间。”他勉强扯了扯嘴角,玩笑道,“你应该也知道,我在本丸过的都是养生生活,热水里都要加枸杞的。”

 

付丧神坐直了身体,他完全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在本丸中那段时间,他见过审神者旧疾复发的样子:“很痛吗?”

 

“还好,可以忍耐……”

 

“只要吃东西就会好吗?”

 

“唔……起码会好一点吧。”

 

“我马上回来。”

 

山姥切丢下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快步离开了。

 

难道是去准备早饭了?这绑架犯还挺有良心。

 

审神者这番话有一半是为了博取同情和示弱掺杂的水分,但这并不妨碍其中真实的一部分。青年保持着瑟缩的姿势,以求缓解胃部仿佛被人反复拧扯的剧痛。根据身体诚实的反应,现在恐怕不是中午,而是下午了。趁付丧神离开的这段时间,他仔细观察着这间老旧的屋子,大门位于左手边,门闩插着,右手边墙壁的尽头还有一扇门,山姥切就是从这里离开的。前后两面墙上各有一扇窗户,开得不算太高,一个身高正常的成年人完全可以轻易的翻窗逃跑。

 

前提是这个成年人没有被麻绳捆住。

 

审神者苦笑。

 

山姥切回来的的确迅速,他把倒在地上缩成一团的审神者扶起来,在他面前放了一盒饼干。

 

那是一款审神者挺喜欢的夹心苏打饼干,审神者特意看了看商标,他记得自己之前买过很多次,还经常分享给本丸中的付丧神们。

 

审神者看看饼干,又看看山姥切。

 

山姥切也看着审神者。

 

审神者看着山姥切。

 

山姥切看着……山姥切有点看不下去。

 

他一把扯下白布,遮住了脸:“你倒是,吃啊!”

 

“谢谢。”

 

然后审神者张开了嘴。

 

“……”

 

“你绑着我呢。”青年解释道,“我拿不到,所以麻烦你喂我一下。”

 

“……”

 

“或者你把我松开?”

 

“不行。”

 

“好的。”审神者从善如流,张开了嘴。

 

后面有没有来者不知道,但对人质这么束手无策的绑匪可真说得上是前无古人了。山姥切一言不发地撕开包装,拿出一片,头也不抬地塞了过去,差点戳到审神者的眼睛。

 

两人一个吃一个喂,空气中只剩下轻微的咀嚼声。不知怎么,气氛迷一般的凝重,宛若送他上刑场之前的最后一餐。

 

审神者味如嚼蜡,他吃下去半盒饼干,胃里好受不少。

 

他恢复生命力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坚持不懈的嘴贱。

 

“要不你还是把我松开吧,我觉得你好像很紧张。”他看看伸到自己面前的,紧绷着的手臂,“哪怕我吃完之后你再绑回去呢?”

 

“你乱说,我没有紧张。”

 

“那你喂这么快……你不砍我所以想变相噎死我是不是?”

 

审神者发誓自己只是想说一句俏皮话缓解一下尴尬气氛。

 

但山姥切的手臂突然直挺挺地从半空中垂下去,吓了他一跳。

 

“你自己说的,吃了东西就会好一点……”

 

话里竟然有那么点微妙的委屈。

 

审神者觉得好笑且无厘头。难道该委屈的不是他么?这个早上,他本来应该从温暖柔软的被窝里爬起来,吃上一碗热腾腾的米粥。

 

这话当然是不能说的。

 

“抱歉,但是我真的快被噎死了,”他的音量低下去,用柔和无害的语气请求着,“能给我点水么,可以的话,最好是温水。”

 

付丧神终于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我知道了……算了,反正你总是说话不算话。”他低声说。

 

审神者楞了一下。

 

“什么?”

 

而付丧神已经起身走了,他的疑问也自然而然的落到了空处。

 

他隐约觉得山姥切话里有话,他似乎从中抓住了点什么关键的线索,但却让它狡猾的溜走了。

 

“啧,这你可真说错了。”青年伸出舌尖,舔舐着稍稍有些破皮的嘴唇,“我最讨厌说话不算的人。”

 

窗外的日光渐渐黯淡下去。

 

——TBC——

 

审审:我和九零后养生青年唯一的不同点就在于,我不脱发。【并不

 

大概从第四、五次更新开始剧情就会像脱缰的野狗狂吠起来。

 

非战斗人员请立刻撤离。

评论(2)
热度(57)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