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男审神者X龟甲】束缚

CP:男审神者X龟甲贞宗

 

虽然题目起成这样但并没有车。

 

但有个好消息,我终于知道怎么给子博设置密码了!

 

所以,也就是说,成年的各位。

 

咱们子博见。(龟甲贞宗的微笑【不是】)

 

照例预警。

 

OOC。

 

注意避雷。

 

——正文——

 

龟甲贞宗身上被红绳束缚出的红痕已经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花瓣般散落了满身的吻痕。

 

情事过后,审神者将身旁的人捞到怀里。温热的指尖一一抚摸过本应被红绳覆盖住的部位,在怀里的身体被他惹得战栗之前,青年停了手。

 

审神者若有所思:“绳子的印记不会留很久啊。”

 

“是的,因为您用的力气太小了,对我来说不算是紧缚呢。”

 

付丧神恢复体力的速度要比人类快得多,龟甲贞宗凌乱的呼吸频率正在逐渐趋于正常,审神者取来手帕帮他擦干净脸上的泪痕和汗水,又把搁在床头柜上的眼睛给他戴上。这样一来,他平日里的优雅气质便恢复了七成,几乎看不出方才激烈性【爱的痕迹。龟甲歪了歪头,露出的温和微笑同他谈论的话题截然相反。

 

“您可以再用力一些。”他说,随后他的脸上浮现出明显的红晕来——并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激动。

 

审神者轻轻叹气:“……我这不是怕弄疼你么。”

 

龟甲贞宗无疑有着一张与内心极度不符的纯情相貌——直到现在,被那双含了点泪水的鸽子灰色眼睛注视着时,他依旧觉得自己是个禽兽。

 

他花费了三秒钟用来缅怀见到龟甲的第一眼,那颗扑通扑通跳着的,尚且纯情的少年心。

 

古语云,久入芝兰之室而不闻其香,曾经他坚定的以为自己不会被对方所同化,而结果是他早已在某一天发生了不自知的剧变。见青年拾起方才扫落在地的红绳,龟甲便配合的转过身,等待着再次被束缚。

 

身后的床垫微微下陷,红绳的触感却迟迟不到,龟甲贞宗想要回头询问,赤【裸的脊背却在下一刻接触到衣料的质感。审神者从后环抱住他,五指穿插进他指缝缓缓摩挲。青年的语气像是求知若渴的学生,好奇又天真。

 

“你觉得用什么力度比较合适?”他收紧的手臂渐渐加大力度,将人紧紧抱在怀里,“这样算是紧缚么?”

 

“啊……算是吧。”被钳制的太紧,空气甚至无法顺畅的从气管灌输进肺脏,付丧神白皙的脸颊很快浮上一层红潮,明明不舒服,他却很开心似的笑了起来,“是您束缚着我的话,无论什么力道都算是紧缚,啊……好像时时刻刻都能在您身边一样。”

 

“是么……不过可惜啊,没法一直这么抱着你。”

 

审神者的语气无不遗憾,龟甲贞宗侧过头,柔软的发丝蹭上他的侧颈。明明是安慰对方的举动,他自己却先眯起眼,露出餍足的神情。

 

“没关系,我会期待着您下一次抱我的时候。”

 

审神者失笑。

 

“我是没办法时时刻刻这样束缚着你……用其他的东西代替可以么?”

 

……诶?

 

付丧神满脸不解,他看着他的恋人伸长手臂,从床头柜里摸出个小盒子。

 

审神者打开了它,两枚样式简单的银色指环并排立在一起。他们看起来无甚特殊,甚至过于不起眼,像是两个放学后的初中生,未经历过的汹涌感情踏过了某个临界点后,信誓旦旦的私定终身时,随意买来的廉价信物。

 

但他看见戒指的内侧雕刻着的龟甲纹路,同他刀身上一模一样的纹路。他似乎意识到什么,浅灰色的眼眸眨了几下,缓缓移向另一边。比起那只戒指,这一个的花纹还要更简单点儿,那上面仅仅雕刻了几个字。那是多么普通的几个字啊,既不是斟酌推敲过的华丽诗句,也不是情到深处的海誓山盟。若是分开来看,它们就仅仅是字罢了,若是组合起来,也不过恰好能拼成一个名字而已。

 

是主人的名字。

 

这个认知让他的血液燃烧起来,像九十九度的热水,差一点点便可沸腾。

 

“我不在的时候,用这个代替我,时时刻刻陪在你身边,好么?”青年低头去亲吻恋人的耳廓,将刻了名字的戒指套上他的无名指。

 

另一枚被塞进龟甲贞宗汗湿潮热的手心。

 

紧接着,青年修长的五指在他面前舒展开。

 

“作为补偿,你可以用另一个束缚住我。”

 

——END——

 

龟甲真是太令人兴奋了,各种意义上的兴奋。

 

感觉他是那种污的很自然很正常,完全不把自己的污当做污那种。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车他车他车他!!!


评论(6)
热度(68)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