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主压切】新年的第一件事

CP:男审神者X压切长谷部

 

来不及写长的,多少尽个心意吧。

 

因为今天是中国农历上的跨年,所以写的也是中国式过年。

 

老夫老妻,我觉得应该是个极化部。

 

OOC。

 

注意避雷。

 

祝大家新年快乐,希望各位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同事们欧气爆棚越来越红。

 

——正文——

 

新年的快乐独属于孩童。

 

当人到了一定的年纪,过年对他们来说就不再显得喜庆,反而是件极其残忍的事。无形的时间缠在身上,日复一日地雕刻打磨,留下年轮一般的痕迹。

 

有哪个大人愿意见证自己又老了一岁呢?

 

因此,审神者今年不打算守夜。

 

他象征性的等到天黑,那时大家都聚在院子里燃放烟花,到处都是欢声笑语,气氛正处于最如火如荼的那一点,他不好打扰,便打算悄悄退场回房休息。

 

但还是被人抓住了。

 

“您要去哪儿?”同他打了个照面的长谷部问。

 

“我打算先回去睡觉。”

 

付丧神毫不意外的点了下头:“那我和您一起回去。”

 

审神者讶然:“你不留下?”

 

对面的人又摇摇头。

 

青年笑起来:“那好,我们走吧。”

 

他竖起食指,横在唇上。

 

“小声点哦,不要打扰到大家。”

 

 

 

两人蹑手蹑脚,顺着门边溜了出去。淡淡的火药味如影随形,跟出去老远。直到他们进了房间关上拉门,才把那股味道隔绝在外。

 

沉闷的爆裂声隐隐传达进来,审神者换了睡衣,捧着杯热饮,坐在软垫上仰望远处的烟花。

 

“这么一闹就觉得很有过年的气氛啊……我都忘了多少年没放过烟花了。”他感叹道。

 

“您喜欢这些?”

 

“小时候喜欢。”

 

“现在呢?”

 

青年突然笑了起来,他撑着下巴,看着对面比他大了不知道几百岁的付丧神:“我老啦。”

 

“……”长谷部沉默了一会儿,这句话对他来说含义模糊,明明内容像是在说不喜欢,语气却像是满含期待。

 

他思考片刻,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细长的小纸盒。

 

“啊,这不是手持烟花么。”审神者看到上面的烟花图案,问,“你怎么带着这个?”

 

“他们塞给我的。”付丧神简短的回答,他接下来的语气有几分犹豫,“您……要放么?”

 

审神者眨眨眼,放下了杯子。

 

“好啊。”他笑着说,“毕竟是过年嘛。”

 

 

 

只是燃放这样小的烟花,不必大费周章的回到庭院里。两人面对面坐在阳台上,气氛沉默却不尴尬。新年的夜晚仍然带着寒意,单薄的睡衣无法抵挡,而审神者懒得换衣服,只随手披了件外套,此时正挂在他肩上摇摇欲坠。

 

细细的烟花棒喷射着白光,审神者盯着它发了一会儿呆,只觉得这东西果然不愧是小孩子玩的,越看越像是魔法棒。

 

青年随手拉了拉外套,他抬起头,意料之中的与那双紫藤色眸子对上视线。

 

“感觉,我们有点傻。”

 

“……的确。”

 

两个人对此观点表达了相同的看法,手里倒是玩的停不下来,每当烟花棒燃尽后就拿出一根新的靠在对方手上点燃。这样循环着消耗掉大半盒烟花后,审神者打了个哈欠,身体一点点倾斜,直到躺倒在对方膝上。

 

“话说,新年的第一件事,你打算做什么?”

 

付丧神一手拿着烟花,另一手轻轻梳理着青年的头发:“没什么特别想做的。”

 

“是么……”

 

长谷部笑了笑,烟花的白光照亮两人之间的空隙,使这一切都清楚的落在了躺在他膝上的青年的眼中。那是一个比战场上所展现出的带着狂气和傲气的笑容更柔软,或者说更温柔得多的笑容。同话语一样温柔的指尖在审神者发根轻轻划过,让他不由自主的战栗了一下。

 

“自从陪在您的身边后,其他事情似乎都不太重要。”

 

审神者笑了起来,问:“你吃了多少糖,嗯?嘴怎么这么甜。”

 

他抓着付丧神的衣领,示意对方低下头,而后交换了一个绵长的,甜蜜的亲吻。他们分开时手里的烟花棒恰好燃到了底,剩下那一小截手柄被青年随手丢掉,他换了一根,照旧在长谷部的烟花上点燃。

 

“您呢,新年的第一件事想做什么?”

 

审神者想了想,反问:“你是想听好听一点的,还是想听真实一点的?”

 

“就按您的意思来吧。”

 

“那我先说好听的,我也和你一样。”青年狡黠地眨眨眼,又补充道,“这也是真心话哦。”

 

只是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下一秒便立刻垮下脸,苦兮兮的说,“实在一点的就是,只要公司不打电话来叫我去加班,什么事都可以。”

 

付丧神很不给面子的笑出了声。

 

审神者抗议道:“笑什么嘛,按我这种工作强度,不仅会猝死,还会掉发。”

 

“……前后次序是不是说反了?”

 

“没有,目前来说脱发比较严重……你这是、你想确认一下真实性吗?轻点拽我的头发。”

 

审神者翻了个身,他牵住那只穿插在自己发丝里的手,引到唇边亲了亲。大概是有些困了,他的声音变得含含糊糊的,仿佛喉咙里含着棉花糖:“我想起一个脑筋急转弯,问的是人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他不等对方回答就公布了答案:“正确答案是睁开眼睛,感觉很有道理啊,如果第一件事不是睁开眼睛的话,那就什么事都做不了了。我们新年的第一件事也该是睁开眼睛吧,刚刚说的都是空想了。”

 

长谷部先是赞同的点点头,但过了几秒后,他突然改变了看法:“因人而异吧。”

 

“嗯?什么?”

 

“晨起后的第一件事是睁开眼。”

 

“啊……是么,有谁不是先睁眼的?”

 

“您就不是。”

 

“诶?骗人的吧,我可不觉得我能闭着眼干其他事。”

 

“可——确实如此。”

 

审神者来了兴趣,翻身坐起,他直视长谷部的眼睛追问道:“那我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对方又笑了一下,紫藤色的眼中溢满笑意。

 

“不告诉你。”

 

“哇你这个人,吊起我的胃口又不说,超过分的啊。”

 

长谷部坚持不肯透露答案,审神者只好一一猜测,诸如洗漱,吃饭,处理文件等……他几乎快要把他的日程表背出来了,但得到的无一不是否定的答案。

 

青年皱着眉头,苦思冥想。

 

付丧神坐在对面,神定气闲。

 

审神者突然“啊!”了一声,做恍然大悟状:“难道是……”

 

他抬起手鼓了几下掌,掌心皮肉相接,发出清脆的响声。

 

长谷部楞了几秒,而后反应过来:“不是!不是!您都在想什么啊!”

 

审神者笑的前仰后合,差点从阳台上掉下去。

 

“给点提示啦,比如,和你有关么?”

 

“……有。”

 

“那还是——”

 

青年再次举起手,被付丧神手忙脚乱的按了下去。

 

 

 

直到睡觉前,这个问题还在困扰着他。

 

“算了,不猜了。”铩羽而归的青年重重锤了一下床垫,以示愤怒,“反正明天早上我就知道了。”

 

长谷部的表情有一瞬间变得很不自然。

 

“嗯。”他敷衍似的回应一句,将灯关了。

 

 

 

当新年的第一缕阳光撒在身上的时候,审神者已经把昨天的问题忘了个彻底。

 

长谷部早已梳洗完毕,审神者却还在缩在被窝里,他的近侍走过来,把盖到他鼻子下的棉被掀开一点。

 

“主,该起来了。”

 

青年闭着眼,哼哼了一声。

 

身上的棉被又被撤走了一点,早春的冷意顺着缝隙溜进来,渐渐唤醒了混沌的大脑,他迷迷糊糊的抓着上方那人的衣领,习惯性地将他拽下来亲了一口。

 

“这就起。”他含糊的说。

 

几秒钟后,闭着眼睛享受最后一丝温暖睡意的青年刷地睁开了眼。

 

方才他亲吻过的付丧神逆着阳光站在床边,正低头抚平衬衫上被他拉扯出的褶皱。

 

他好像知道他新年的第一件事是什么了。

 

他好像,也知道他晨起后的第一件事是什么了。

 

——END——

 

这一年很开心能在本丸中遇见你们,虽然一开始是因为前野的配音才入坑,但是不知不觉间已经是全员爱刀了。刀剑是个很有灵性的游戏,在我任职的158天里,托你们的福,我多了很多让我开心和感动的事情,希望我也曾让你们有过同样的感受。

 

另外,感谢因为这个游戏结缘的各位。你们可能不知道,自己有意或无意的举动曾经带给过我怎样的力量。

 

新的一年,也请大家多多指教啦。

 

千头万绪汇成笔尖一句,我爱你们。

 

【说句实在的,祝大家一夜暴富,头发浓密!(我是不是暴露了什么)】

评论(6)
热度(49)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