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被被X男审神者】与绑架犯相处的七个日夜(四)

这章又叫噩梦是会传染的。【不】


私设很多。


——超链接——

【起】


【第一日】


【第二日】


【第二日·下】


【第三日】

 

难得的谈话不了了之。

 

两人各怀心事,空气尴尬的理所当然。这个夜晚注定不会好过,审神者辗转了很久才勉强睡着,过于真实的梦魇纠缠着他,他仿佛再次回到了阴冷黑暗的大阪城地下,无数飞沙碎石从头顶扑扑掉落,脚下的阶梯摇晃着,上面那道深刻的裂痕越扩越大。

 

在台阶彻底崩塌的一瞬间,身后的金发付丧神将他推向对面。

 

“带他走!”

 

石阶的损毁速度像是倒塌的多米诺骨牌,他们之间的空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审神者被强制带离,只觉得急火攻心。

 

地面震颤的更剧烈了,他趁机挣脱开手臂上的钳制,转身向后

 

“山姥切——”

 

他朝着那片漆黑的虚空伸出手。

 

而他得到的回应是轻微的碎裂声,周遭的一切像是被击碎的玻璃,骤然分崩离析。

 

审神者挣扎着从梦里醒来,他眼前发黑,头脑昏聩,耳朵里好似放了个滚筒洗衣机,正在轰隆隆的制造噪音。

 

他大汗淋漓,如同再次从大阪城地下死里逃生,他大口呼吸着,吐出的气流高热到不正常。

 

他知道的,他知道的,事情不是这样。

 

那时他没有回头。

 

毕竟,要顾全大局。

 

就算他有赴死的决心,也不能连累其他人陪他一起。

 

青年疲惫的合上眼,干涩的眼球挤压出一声哀鸣。

 

他是审神者,是本丸必不可少的存在,如果他不在了,那么本丸中依附他而生的付丧神也一定会受到影响。所以对于本丸里的大家,包括审神者在内,大局与审神者本身扯不开关系,而这两者却不是完全等价。

 

从始至终他都知道,自己做出的选择一直在以大局为重,对他来说却并非是最佳。

 

这一觉睡得格外疲惫,他无力去回忆梦境,更无力思考其他。

 

审神者闭着眼睛,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

 

山姥切醒来时,审神者仍旧合着眼睛。

 

青年双颊泛着反常的潮红,呼吸又轻又急,付丧神伸手摸上他的额头,掌下温度高热,他本人却像冷极了似的蜷成一团,瑟瑟发抖。

 

他发烧了。

 

“……审神者?审神者!”

 

审神者把眼睛睁开一条缝隙。

 

“……”在看到他的一瞬间,青年的脸上浮现出一种极其痛苦的表情,他张开干涩破皮的唇瓣,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只发出了几声无意义的气音。

 

下一秒,他缓缓闭上眼,似乎又要昏睡。

 

山姥切赶紧摇醒他:“别睡!你需要吃什么药?”

 

审神者几乎被晃吐出来,他浑身酸痛,嗓子里更是火烧火燎般的疼。他迷迷糊糊的说了些什么,付丧神立刻抓起刀准备离开。

 

他一抬手,死死攥住了山姥切的披风下摆。

 

付丧神见状折返回来:“怎么了”

 

“你去哪儿?”

 

审神者的声音干涩嘶哑,他这时候倒是把眼睛睁开了,青年眼白满是血丝,黑眼仁中的光宛若利剑,死死将对方钉在原地。

 

“我、我去买药……稍等一会儿,我很快就回来”

 

他紧握的手指被一根根掰开,那感觉像是被推入进深不见底的黑暗梦境。他觉得自己一会儿像是被放进了蒸笼,一会儿又如堕冰窟,感觉真是糟透了。

 

好在他的意识渐渐清醒起来,尽管耳边的噪音从滚筒洗衣机进化成了类似哭嚎或尖叫,但他还是强撑着在心里默数着。

 

……

 

山姥切回来时,审神者还是没有醒来。

 

不知道是烧迷糊了还是有所减轻,他的表情稍微放松了一点,付丧神将冲剂泡好送到青年嘴边,他就乖乖的一口一口咽进去。

 

“……你还好吗?”他轻声问,审神者哼了一声,不知道在说好还是坏。

 

差不多,二十分钟左右。

 

这是山姥切此次出门所花费的时间。

 

如果以后他还会出去的话,可以卡着二十分钟的时间做点什么,审神者无不抱歉的想。

 

真是抱歉啊,感性这种情绪,清醒之后就不得不抛弃了。

 

他还是那个可以为了顾全大局而抛弃一切的审神者。

 

这场病来得快去的也快,临近傍晚,审神者的高烧退了下来,一小天都在忙着照顾他的付丧神也终于得以喘息。但他不放心距离审神者太远,便靠在他身边小憩。

 

反倒是审神者缓了过来,他白天睡了太多,一时半会也睡不着,便睁着眼睛放空自己。他以前总觉得事务繁忙,现在倒认为清闲是最要不得的,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东西在大脑中转来转去,他克制不了自己不去思索。

 

果然,净化一把暗堕刀耗费的不止是灵力,他直到现在还没完全恢复过来,也不知道那些以净化暗堕刀为工作的审神者有多辛苦。

 

如果能顺利把山姥切带回去的话,还是找个专业人员来看看吧。

 

青年胡思乱想着,思绪千回百转,最终又一次回到了那个被他刻意避开的地方。

 

自从昨天,山姥切和他说了那句话开始,他便萌生出一个想法,如今已快要成型。

 

……或许他以为折断的那把山姥切,没有折断。

 

但怎么可能呢,审神者嘲讽的笑了一声,表情却骤然凝固。

 

不,也未必不可能。

 

在暗堕刀的‘医生’们出现以前,净化暗堕刀也被当做是天方夜谭。

 

这个猜测让他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浑然未觉指甲已刺入柔软掌心。

 

“……!”

 

直到他绷紧的手腕被紧攥住,审神者才如梦初醒。

 

他吓了一跳:“怎么了?”

 

付丧神没有回答,他紧闭着眼,一点点靠近青年,将他的手掌贴在脸上。

 

看样子像被魇住了。

 

“……山姥切?”

 

审神者正打算叫醒他,指尖突兀的摸到一点冰凉湿意,他正要俯身去看,便意外的听到了付丧神的梦话。

 

“好黑、别让我留在这儿……”

 

审神者顿时浑身僵硬。

 

他记得,山姥切来到本丸的前几天,住在他房间附近的付丧神曾过来反映过。山姥切睡得不太安稳,时不时会说些梦话,听着像是被前主抛弃在了哪里。

 

那时他正忙着将此事上报管理局,又要兼顾本丸的大小事务和净化情况,实在抽不出空来特意照料,只是让其他人对他多关照些。

 

……要是那时候,问清楚他都说了些什么就好了。

 

青年垂下眼睛,最后一缕阳光洒在他身上,勾勒出一个带着忧伤的轮廓。

 

“抱歉……让你走到今天这步,或许是我的错……”

 

他展开被子,将两人一并裹了进去。

 

“睡吧,再醒来的时候一切都会变好……”

 

窗外厚重的灰色云层绵延出去老远,那些鱼鳞状的云彩一点点融为一体,黑压压的布满了大半个天空。

 

风雨欲来。

 

——TBC——

 

被被梦到了在挖毛利。【被被:唉,我们本丸,好黑……】

 

第四天是一个小高能,我简直太期待了。


评论(12)
热度(36)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