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男审神者X被被】妆成

CP:男审神者X山姥切国广

 

一发短小的更新,这次的口红盒子好好看啊啊啊啊啊。

 

不知道该扯些什么,但是为了不让不小心划到这里的小伙伴雷到,我还是比比几句把正文盖过去。

 

OOC。

 

注意避雷。

 

——正文——

 

政府发下来的新一批慰问品是口红。

                                                                                                                      

散发着香甜气味的粉色脂膏装在朱红的盒子里,外面用金线画着刀纹,看起来颇为精致。

 

倒是蛮讨人喜欢的小玩意,就是不太实用。

 

这位年轻的男性审神者想,他把它从近侍手里接过来,握在掌心里把玩了一会儿。

 

“又是化妆品,我记得前段时间刚发过一只眼线笔。”

 

他抚摸着盒盖上的花纹——他选择了刻着山姥切国广刀纹的那款,和色号无关,纯粹是因为花纹而已。青年打开盒盖,又把它合上,他显然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以及是否应该把它的命运交付给垃圾桶。

 

“虽然用不上,但至少盒子还是好看的。”

 

最后审神者叹着气说,他悻悻的把口红盒装进抽屉,和之前发下来的那只眼线笔放在一起。

 

“……一次都没用过呢,”在关上抽屉之前,他改变了主意,“要不要试试?”

 

青年朝近侍眨眨眼。

 

山姥切眉头一皱,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为什么是我?”被按在椅子上的时候他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而审神者已经拧开了笔盖。

 

“不要吵不要吵,也别动,要画歪了哦——”

 

付丧神停住了,嘴里还小声嘟囔着:“就算是仿品,你也太过分了吧……”

 

“所以帮你好好打扮一下,便于区分嘛。”

 

“仿品不需要光鲜亮丽。”

 

审神者借力打力:“但我的男朋友需要光鲜亮丽。”

 

山姥切无言以对,彻底没动静了。

 

审神者兴致勃勃的拿着眼线笔:“来,眼睛往上看,不要眨眼哦。”

 

笔尖冰凉的触感让付丧神瑟缩了一下,他原先有些担心审神者的技术,生怕他把笔尖戳到自己眼睛里,没成想青年的手法倒是熟练,笔尖轻飘飘的在眼睛周围划过,留下一道湿润的痕迹。

 

“好啦,那么下面是口红。”他打开盒子,用指尖挑了一点,“张嘴。”

 

付丧神楞了一下,如临大敌:“你,你要用手涂……”

 

审神者莫名其妙:“不然呢,我又没有专用的刷子。”

 

他一手掐着山姥切的下巴,一手作势要涂:“安啦我洗过手的,快张嘴。”

 

审神者弯着腰,温热的吐息纠缠在一起,他却未曾察觉到。付丧神局促的僵硬在座位上,与眼线笔截然不同的温暖手指在嘴唇上摩擦过,给浅色唇瓣染上一层桃花似的粉色。青年极其认真的替他擦去不小心涂到外面的脂膏,这才直起身来说了句大功告成。

 

山姥切脸色通红,不知是羞是气,他的下巴还被对方托在手里动弹不得,只好把眼睛转向一边,假作无事。

 

“你说我是不是该念两句诗啊。”

 

审神者靠在办公桌上,笑着看他。

 

“比如说,妆罢低声问夫婿——”

 

 

 

 

“画眉深浅入时无。”

 

——END——

 

我刚吹捧完这次的唇颊两用的口红,这次花丸出的周边就……

 

叹气。

 

要是出眉笔了的话就更应景了。

评论(9)
热度(53)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