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

备考,19年三月份后恢复产出。
 

【刀剑乱舞】【三日月X女审神者】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CP: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

 

小段几。

 

通篇都是很白痴的对话。审审把爷爷宠的太熊了,请当做个体差。

 

OOC。

 

注意避雷。

 

——正文——

 

“真的很奇怪。”

 

公文写到一半时,审神者突然放下笔,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女孩撑着脸颊,若有所思地看向正在悠闲的喝着茶的近侍。

 

她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真的很奇怪,我这么可爱,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

 

这真是相当奇妙又相当自信的问题,若是换了其他人,一定会被问得目瞪口呆,好一阵子都说不出话吧。

 

而三日月宗近只是放下茶杯。

 

“怎么突然想起说这个?”他笑眯眯地反问,对问题本身似乎没有丝毫意外。

 

“因为觉得很奇怪啊,你不觉得很奇怪么?”审神者原本打算继续工作,听他这么问,手中的钢笔陡然换了方向,朝着自己的脸上指了指,“你觉得我可爱吗?”

 

三日月仔细端详了一番。

 

他点点头:“很可爱啊。”

 

“对吧对吧,而且我对你也很好,对不对。”

 

她一边说,一边奋笔疾书,笔尖摩擦纸面时的沙沙声让人从心底里漫上一股刺痒感。

 

审神者为他准备的茶与和果子一齐被冷落了,付丧神认真的看着她的侧脸,倾耳细听。

 

“你看,你不喜欢做内番是吧,我就让你做近侍,每天的工作就是看着我工作,对吧?”

 

三日月点点头:“嗯,是这样的呢。”

 

“然后我还会给你准备茶和点心——对了,茶你喝完了没?要不要我去添上?”

 

“没关系,还有很多。”

 

她转头看了看,见茶杯尚有六七分满,便往下说道:“你每次出阵的时候,刀装、马匹,包括御守在内,都是最好的,对吧?”

 

“是呢,总是被大家抱怨说审神者太偏心。”

 

审神者没有很快回话,文件已经写好了,她正忙着将纸张放进档案袋里封好,又从果盘里拿过一个橘子剥了起来。

 

她继续说:“我任命你做队长时,你总是走错路,还带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回来,我也从来没有生气过。”

 

付丧神半真半假的惊讶了一下,顺便把剥好了的橘子接过来:“哈哈哈,有这回事么?哎呀,老人家记性不好,这也是没办法的嘛。”

 

审神者沉默了一下,小声道:“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三日月把果肉咽下去,问:“抱歉,我没听清你刚刚说了什么。”

 

“我说橘子甜么?”

 

“很甜,非常好吃。”

 

“那就好。好了,我我们言归正传。”她拍了两下手,作总结性发言,“所以,你看我对你这么好,而且又这么可爱,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

 

三日月放下橘子,若有所思:“你这么说的话,那的确挺奇怪的。”

 

“对吧,你也这么认为吧。”

 

“但这个问题不成立呢。”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啊。”

 

他说这话时的样子十分坦然,审神者一噎,一时竟不知该作何反应。

 

“……”

 

“而且,”他补充道,“就算你让我做内番,不给我御守,命令我必须带着大家继续前进,我也还是喜欢你啊。”

 

这真是相当令人害羞的发言,若是换了其他人,一定会被——不,即使是审神者,也不由自主地别过头去,脸上一阵一阵的发烫。

 

她小声嘟囔了一句什么。

 

三日月问:“抱歉,我没听清你刚刚说了什么。”

 

审神者把头转过来,脸仍有没褪去的红潮,她闭着眼睛大声喊道:

 

“我说,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END——

 


评论(12)
热度(70)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