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配烧酒

坑多,爱爬墙,天策是永远的真爱|坠入前野智昭沼|刀乱吃乙腐通吃,审神者x被被,审神者x长谷部

【剑三】【花策】医嘱

坑爹小短篇,花间X铁牢,BL,傻白甜,OOC,OOC,OOC

最近脑洞太多,都成蜂窝煤了_(:з)∠)_

————正文————

今日晚饭过后,铁牢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呃逆起来。

他已经灌了自己三四杯茶,撑得快要吐出来,呃逆却还是不肯停,花间站在一边,对这症状有心无力,只好建议他憋一会儿气试试看,然而铁牢忍得鼻尖都红了,小心翼翼的把忍着的一口气舒出来,呃逆反倒更加严重了。

花间一面心疼的抚着他的背帮他顺气,一面看他这样子又有些好笑。

“我说你啊,到底是吃了什么能这样?”

铁牢呃逆的身子都一抽一抽的,很不舒服,胸腔更是已经有些疼,听花间还调笑他,铁牢偏过头愤愤道:“我怎么知道!呃,你,你不是呃,大夫吗,快帮我治,呃,治治!”

他本是气话,花间并未修习离经,铁牢也没指着花间真的治好他,他正因这呃逆烦闷,冷不防被花间捏着下巴吻了上来。

花间动作很是突然,铁牢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张嘴想骂,反而被花间趁虚而入,里里外外的吻了个遍。

待到花间与他分开,铁牢手上狠推了他一把,怒道:“你干什么!”

花间后退几步,却又笑眯眯的凑上来,与铁牢额头相抵。

“我是帮你治病啊,我听说这呃逆被吓一吓就能好,你看,你这不是就好了?”

铁牢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确实如花间所说,他刚刚停不下来的呃逆现在已经消失了,只是……

“那你把手伸我衣服里是要干嘛?”

“巩固一下疗效。”

“你给我放开!唔——”

“乖,治病得听医嘱~”

拉灯!

END

嘿嘿嘿就是这么坑~

呃逆就是打嗝,我觉得写文艺一点会比较好!

这篇之所以写的是铁牢哥哥而不是傲血哥哥……这是因为我觉得傲血是傲娇类的_(:з)∠)_,估计花哥亲他的时候会被一脚踹开吧……

让我赞一赞肾,来一发大的!

 

评论(2)
热度(15)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