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配烧酒

坑多,爱爬墙,天策是永远的真爱|坠入前野智昭沼|刀乱吃乙腐通吃,审神者x被被,审神者x长谷部

【剑三】【羊策】交锋

这是一篇披着正经皮的逗比文

不要被骗了

羊策小段子,BL,太虚X傲血,傻白甜,OOC

就酱

【以及我第一次JJC死的好惨

【再以及我缺马草啊!求好心人救济啊!!

————正文————

傲血前几天和他家情缘吵了一架,俩人已经好几天没见面了。

其实这问题也不大,就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却没想到,再次见面竟是这等场面。

傲血攥紧了手中长枪,涩声道:“未曾想到,你我会在今时今日相遇。”

太虚皱着眉,手中剑尚未出鞘,却也已然握住了剑柄,同他说话的语气倒是温柔。

“你还在生气?”

傲血闻言脸色一沉,偏过头,赌气般不肯再看向他。

“呵,你明知道那件事对我有多重要……”

太虚轻叹一声。

“我怎么会不明白,可那天我是着实有要事在身……”

傲血猛然提高了声调,开口打断了他。

“借口!”

他身边的战马似乎也感受到主人的愤怒,仰着头嘶鸣了一声。

傲血安抚的拍了拍爱马的脖颈,复又转头瞪了一眼太虚,眼神中的怒意更上一层。

太虚沉默一会儿。

“你我本不必如此。”

傲血沉默的抚摸着马鬃,良久才叹息般说道:“今日局面已非你我二人可掌控。”

他端起了长枪直指太虚,神情坚决,耀眼的阳光照得枪尖上的利刃光华流转,刺得人眼睛生疼。

太虚看着傲血,那人眉尖微蹙,紧抿着嘴角,眼神却是熠熠发光,一副为难又坚定的模样子,他平日里便是爱极了他这般严肃倔强的模样,此刻看来却是有些碍眼。

他握紧剑柄的手终于缓缓使力,抽出了剑刃。

傲血一直看着太虚的动作,见他拔剑,嘴角一松,竟是隐隐有几分如释重负的。

太虚看着手中的剑,缓缓道:“我原本不想如此,可今日之战,避无可避。”

“无需多言,出手罢。”

“请赐教!”

气氛渐渐凝重起来,二人皆已摆好战斗的姿势,一场无法避免的战斗,一触即发。

傲血抬手抓了缰绳,正准备上马,就听一人怒道:“卧槽了,你们TM的至于吗?”

太虚和傲血齐齐转头去看,只见一个七秀姑娘躺在地上,还在重伤状态,还有一个明教躺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显然也是重伤的状态。

那秀姑娘虽然是躺倒在地不能动,口齿倒是利落的很,她怒道:“不就是JJC遇见你情缘了吗?也至于?也至于?弄得好像生离死别似的,你们想怎么样?打不了就坐下聊一会儿!等这场比赛结束就是了!非要这么折磨人吗?”

“……”

“……”

一旁的明教小哥几乎哭出声。

“就是,不带你们这么虐单身猫的啊!”

秀姑娘一口气说了这么些,她缓了缓,继续道:“还有!傲血,不是我说你,不就前两天太虚没有帮你弄马草吗?也至于这样?也至于!!!”

“……那几天我是实在没有空!你又不是不知道马草对我有多重要!让我看着我兄弟挨饿我怎么忍心!”

另一边太虚已经收了剑,过来几步握住傲血的手表明心意。

“QAQ傲血,那天我是真忘了!回头我陪你几筐皇竹草,我们和好吧!”

傲血看了看他。

“真的?”

“真的!”

“一言为定!”

二人同时伸手,在空中击掌,十足的默契。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随即一齐笑了起来。

还在地上躺尸的明教和七秀默默叹了口气。

这名剑大会打的,心累!

END

 

最后弱弱说一句,求马草_(:з)∠)_

 

评论(7)
热度(20)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