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配烧酒

坑多,爱爬墙,天策是永远的真爱|坠入前野智昭沼|刀乱吃乙腐通吃,审神者x被被,审神者x长谷部

【剑三】【羊策】劫道

啧,护送粮草的时候被一个浩气道长追杀好久

浩气的兄弟们你们怎么这么喜欢追杀我?

无奈的撸个小段子

说好的800字肉【不是这样!别相信我的人品!

————正文————

真难办啊。

被逼到死角的天策军爷向后退了两步,背后的铁甲已然抵上了坚硬的墙壁。

他余光四下打量,这处人烟稀少,怕是难找到同门求教。

军爷看看脖子上几乎割伤他的剑锋,无奈的扔了手中长枪,投降般的举起了双手。

“道长,你先别冲动,你劫我不就是要碎银吗?来,咱们和平点,我把身上的碎银都给你,你放我一马,你看如何?”

一身白衣的道长轻笑一声,长剑依旧架在他颈间,那道长一手撑在了军爷脸颊旁的墙壁上,向前倾身缓缓压了下去。

二人距离极近,温热的吐息喷在脸上,军爷不动声色的往后靠了靠,紧紧倚靠着墙壁。

道长低下头,长发滑落到他脸颊旁,复又被呼吸带起的气流吹得微微拂动,军爷怕痒的一偏头,无意间蹭到了道长撑在他脸颊旁的手指,立刻又转了回来,不敢再有动作。

他正紧张着,就听那道长在他耳边低笑了一声,道:“呵,军爷觉得,贫道是来劫财的?”

本能感觉到莫名的危险,军爷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

“不,不是的话,那就更好了,还请道长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不成想道长一口便回绝了他。

“这自然不行,我既截下了你,不图点什么就放你走,怕是说不过去吧?”

“……那你说,怎样才能放过我?”

“我说了你便做?”

“……当然。”

话音刚落,军爷便觉唇上一热,竟是那道长低头轻轻吻了他一下。

“那贫道就……劫个色。”

“……!?”

“军爷可要,信守承诺啊~”

END

依旧是这种坑爹段子_(:з」∠)_

评论(2)
热度(31)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