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配烧酒

坑多,爱爬墙,天策是永远的真爱|坠入前野智昭沼|刀乱吃乙腐通吃,审神者x被被,审神者x长谷部

【剑三】【丐策】新雪,温酒

今天开丐哥号回君山做日常,刚好有那个给帮主做叫化鸡的任务。

突然发现丐帮们都很会做饭吧wwwww

然后有了个脑洞,不顾我身上负债累累,摸鱼写了出来……

被我坑着的小伙伴,请抽打我吧……

丐策,师徒梗,甜甜哒,另有一丢丢的双策师徒向

————正文————

冬日里天黑的要早些,今日的训练才刚刚完毕,天却已是漆黑一片了,一弯月牙高高挂在天上,散发的光芒被下面厚重的云层所挡住了大半,仅有几缕月光寥寥照在地面上,将周围事物朦朦胧胧的拢上一层白光。

萧隐终于结束了多日以来在外奔波的任务,急忙骑着他那匹漂亮的绝尘赶回了天策府,路上碰见个年纪不大的小天策背着杆枪,迎着风雪往营地里走,定睛一看正是他前些日子新收的小徒弟,最近军中事务繁忙,他常常接到需要外出的任务,竟是没多少时间来照看他这个徒弟。

他想着,放慢了速度,在那小天策身边停了下来。

那个小天策显然吓了一跳,愣愣的抬起冻得发红的小脸去看他,头上带着的毛球被风吹得微微摇动,很是可爱。

他看了半晌才看清楚了马上的人是萧隐,忙怯怯的叫了声“师傅”,呆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萧隐抬手摸摸他的头,笑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去?我记得训练的时间早该过了。”

听萧隐这么问,他徒弟低了低头,像只被教训了的小狗,他小声回答道:“教官说我的枪法练得不好,让我多练了几遍……”

萧隐道:“那怕是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了吧?”

看那小天策点点头,头上的毛球也随着颤了颤,萧隐又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毛球抬起头,一张小脸微微皱着:“没办法,只能忍着了。”

他语气有点委屈,萧隐又是觉得可爱又是觉得心疼,想想这几日的确疏忽了这个徒弟,便对他柔声道:“来,上马。”

萧隐说着朝他伸出手去,小徒弟拉着他上马坐在了他背后,看他走的路线却不是回营地的,急忙问道:“师傅,这是要去那儿啊?”

萧隐回头朝他笑了笑。

“去我那儿,让你尝尝为师的手艺。”

他带着那红毛球回了他在天策府的住处,萧隐把马牵回屋后的马厩里,又给这位陪了他许久的兄弟添了草料,才带着徒弟回了屋,屋里黑漆漆一片,跟外面几乎差不多冷,萧隐内力深厚,到不觉得有多冷,但看他的徒弟打了几个哆嗦,忙找出炭火燃了起来。

火一点点旺了起来,屋中也暖和了不少,萧隐借着火光从随身的背包里取出了他在洛阳买回来的东西,然后一一打开了包装——一只已经处理的干干净净的肥鸡,香菇,各色调料,还有一小坛竹叶青。

他徒弟看他带回了酒,疑惑道:“师傅,军中不是不许……”

萧隐有些狡黠的对他笑笑,继而眨了眨眼,他也是二十多岁的人了,俊秀的眉眼做起这些小动作竟不显幼稚,还有点可爱。

他继续从包中取出两本枪法图谱,递给了他那小徒弟,道:“我只喝一点点,没关系的,呐,这个给你,拿了之后不准和别人说今天的事啊。”

小毛球接过两本书,开心的眉眼弯弯,赶紧用力的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萧隐在他脸上摸了一把。

“乖,等师傅做叫化鸡给你吃。”

小徒弟又点点头,低头看起了图谱,萧隐便拿了材料去旁边忙活,顺手温上了那壶酒。

他动作熟练将鸡的内脏全部掏出,然后填上香菇涂好调料,放到火上烤了起来。

很快就有香气丝丝缕缕的飘了出来,勾的人食指大动,本来认真看着书的小毛球也被这香味引得抬起头来去看,转头又见萧隐撑着头笑眯眯的看着他,不由得脸上红了红。

萧隐倒是没逗他,将烤好的鸡肉取了出来,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隔了一大块肉分给自家徒弟。

小毛球谢过了萧隐,低头咬了一口,那鸡肉外酥里嫩,调料的味道早已浸入了鸡肉之中,吃着鲜美无比,内里的香菇吸收了肉的味道,加上自身的鲜香,更是好吃,萧隐回来时已经简单吃过,此时倒不怎么饿,便将那坛竹叶青开了封,一边慢慢的喝酒,一边看他那小徒弟狼吞虎咽。

小毛球应该是饿坏了,闷头吃了五六分饱,这才抬起头抹抹嘴边的油花问道:“师傅,你怎么还会做饭啊?”

萧隐喝了口酒,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嘴角微微一牵,露出个淡笑来。

“这可是我师傅教我的。”

他语气带了点骄傲,炫耀一般,说完想想觉得有点幼稚,干咳了两声以作掩饰。

小毛球没察觉,只惊讶道:“师傅也有师傅?”

萧隐屈起手指敲敲他的额头。

“那是自然,当年我刚刚出了天策府,还是个毛头小子呢,什么也不懂,没成想刚到洛阳不远就不小心得罪了个公子哥,那人叫身边的侍卫来教训我,我师傅恰好路过,看我对付他们有点吃力,就顺手帮了我一把。后来他担心我一个人行走江湖出什么事,就收了我做徒弟。”

他说着,眯起了眼睛,脸上神色几分怀念几分温柔。

“那时候我是刚十四岁吧,哈,我师傅也大不了多少,将将才满了二十,就收了第一个徒弟。”

说完见小毛球听的津津有味,萧隐便继续道:“后来我们结伴一路同行,我师傅对我很好,很照顾我,这叫化鸡的做法其实颇为麻烦,但看我爱吃,做过很多次叫化鸡给我。”

萧隐有些怀念的回忆道:“我现在还记得我师傅给我做过的叫化鸡,真的是很好吃,之后我要回天策府,怕再也吃不到了,就央他把这道菜的做法教给了我。”

小毛球边吃边听,这时也吃了个八九分饱,倒是开始好奇这位素未谋面的太师傅是个什么样的人,缠着萧隐讲了一会儿外出游历的事。

萧隐喝的也有了些醉意,一些很久之前的事竟然越发的清楚起来,连带着那人的眉眼声音,笑起来的样子,一起游历过的地方……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他一面回忆着,当讲故事似的说了大半天。

“……然后那天啊,我们都有点喝醉了,就——”

他话说到一半,忽的戛然而止,连带着酒意也褪了下去,小毛球纳闷道:“后来怎么了?”

萧隐咳嗽一声,脸上可疑的红了红,他含含糊糊道:“……后来,后来就,谈了一晚上的心,对了,徒弟你吃饱了吗?”

小毛球乖巧的点头,萧隐道:“吃饱了就快回去吧,睡得太晚明天早上怕赶不及早训。要不要师傅送你?”

徒弟不疑有他,摇摇头道:“师傅你莫送我了,别被人发现喝了酒。”

萧隐看了看手边省着的大半坛酒,笑了起来:“是是是,说来,以前我师傅来天策看我的时候也带了酒,那时差点就被发现了。”

那小天策担忧的看了看他,突然问道:“师傅,太师傅现在在哪儿啊?”

萧隐一愣,道:“我也不知道,估摸着是在君山吧,他是丐帮弟子。你问这个做什么?”

小毛球低了头。

“我看师傅说起太师傅的时候分外想念的样子,还以为太师傅出了什么事……”

萧隐哭笑不得:“你也想的太多,入冬以来军中一直事务繁忙,没什么时间去见他,自然有些想念,况且他又不只是我师傅。”

小毛球歪了歪头,疑惑道:“那还是什么。”

萧隐笑的得意:“还是我情缘啊,好了,快回去吧,明天还想被教官罚吗?”

他将自家徒弟送到门口,这才发现外面不知何时开始飘起了细雪,他看了一会儿,方才转身回屋,这些日子他忙的团团转,竟然忘了与那人许久未见面,今日想到了这事,竟是愈发的想念了起来。

他静坐了一会儿,思绪却如春天的野草般疯长了起来,他从怀里摸出串铜钱,手指依次抚摸过去。

“展寻,我想你了……”

他轻声喃喃,一阵冷风吹来,萧隐抬头,看到大敞着的窗户。

——刚刚的窗户还是关着的,而他明明没有开过窗户。

萧隐一下站了起来,他正要去拿旁边放着的长枪,身后有冷意夹杂着他极其熟悉的感觉袭来,他站在原地,被身后的人抱了个满怀。

“我也很想你。”

他听见那人在他耳边这样说。

他低下头,看见环着他腰的纹着蓝色纹身的手臂。

萧隐很想回抱住那人,静了一瞬,他还是先开口道:“我身上铠甲凉,要不你先放开。”

展寻将头埋在他肩膀上摇了摇。

“没事。”

萧隐转身过去抱住了他。

“这么冷的天,你怎么来了?”

他语气像是抱怨,内里却是实打实的开心。

展寻笑道:“你不来找我,我只好来找你了。”

两人互相抱着温存了一会儿,分开时萧隐道:“想吃你做的叫化鸡了。”

展寻嗯了一声,调笑道:“好啊,只要明年春天你跟我回君山把这亲成了,我以后天天做给你吃。”

萧隐看他一眼。

“亲不早就成了吗。”

“那叫洞房,仪式还没办呢。”

“……那成,我也不需要太麻烦的仪式,意思意思算了,我父母离得远,明天你跟我去凌烟阁拜拜就当拜父母了,诶这儿就有酒,你看这良辰美景的,现在顺便把交杯酒喝了?”

“行,正好你们天策穿的是红衣服……喝完顺便洞个房?”

“我不介意。”

——END——

【对不起,最后还是忍不住逗比了一把

【肉改天补,最近期末了攒攒肾力

【我是占用了给军爷挖马草的时间在码字!你们造么!

【放假就填双策以及苍策的坑,真的,不驴人,求督促QAQ

 

评论(3)
热度(19)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