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配烧酒

坑多,爱爬墙,天策是永远的真爱|坠入前野智昭沼|刀乱吃乙腐通吃,审神者x被被,审神者x长谷部

【剑三】【毒策/夹带花策BG】碧蝶引

考试之前攒攒人品

毒哥把汉子技能max

像这么萌的军爷,我一天能吃十只!

【夹带了花策BG

【新年快乐呦么么哒~

————正文————

江淮第三次走神时,在一旁看着他练习枪法的师姐终于坐不住了。

一身重铠还未卸下的漂亮军娘上前几步夺过了江淮手中的枪,二话不说对着训练用的木桩演示了一遍他方才练习的招式,她力气使得足,木桩角落里积着的些微灰尘都被震得扑扑掉落下来,加上木头被击打时发出的沉闷响声,令人心惊胆战。

“这里是平砍,你不要把枪尖挑起来,浑身破绽都露出来了,还有,挥枪的幅度别太大,加快速度,你那么慢的划一圈弧线,是给敌人机会来杀你?”

一套枪法展示完毕,她回过身,把枪扔给江淮,皱眉给他讲解起来。

“来,在练一遍。”

江淮对他师姐向来敬畏,听她这么说赶紧照着她方才演示的样子练了一遍给她看,他师姐总算是有点满意的舒展了表情,连带着声音也缓和了些许,不再像刚刚那么严肃。

“这次还可以,但还是不熟练,加紧练习才是,好了,休息一会儿吧。”

她接过江淮的长枪放在旁边的架子上,另一手从旁边石桌上拿了杯倒好的茶水递给他,扬扬头示意他坐在自己对面。

“说起来,阿淮,你最近怎么总是走神?”

江淮抬起头刚准备回答,忽的见师姐身后有一道绿色的荧光一闪而过,消失在了草丛中,他的视线下意识的追随着它看了过去,想要看清它在什么地方,却见女子纤细的手指在他眼前左右挥动了几下。

“你看,又在发愣了,阿淮你到底怎么了?”

见师姐有些担忧的看着他,江淮赶紧摇了摇头。

“不,没什么,只是……”

看江淮神色似是为难,他师姐伸出手,屈起手指敲了敲江淮的额头。

“还和师姐生分起来了?有什么事就说吧,看我能不能帮上你。”

江淮有点不好意思的扶了扶头上略有些歪倒的红缨。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师姐,这个季节有蝴蝶吗?”

“蝴蝶?”那英气的军娘疑惑的睁大了眼睛“这都秋天了,蝴蝶的话……应该没有了吧,况且天策府附近也没有什么吸引蝴蝶过来的花。”

她显然对江淮的这个问题感到相当奇怪。

“怎么了?难道你想去抓蝴蝶哄女孩子么?”

她笑眯眯的调笑着,倒是把江淮闹了个大红脸。

“哪有!只是我最近——”

“将,将军——!”

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小孩子脆生生的喊叫,二人不约而同的转头去看,只见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孩穿了一身万花谷的衣服,正急匆匆的往这儿跑。

万花谷是个风雅之地,弟子们的衣着也都十分讲究,款式大多都是宽袍大袖,平时看着自然是仙气飘飘不似凡人,但那孩子跑的急,衣摆和衣袖恨不得都缠在了一起,看起来很是有趣。

江淮师姐背过脸去偷偷笑了几声,随后才干咳了一阵,摆出个冷肃的面相。

那孩子径直跑到两人身边,看江淮师姐这副表情也不害怕,抬头冲她道:“将军,我家先生叫你过去,说是有事找你。”

被他点了名的军娘十分无奈,她揉了揉眉心问道:“这次又是什么药材用完了?还是有伤药要给我?若是做出了什么新型机甲就别告诉我了,我对那些东西没兴趣。”

立在她面前的小童挺机灵的,他摇摇头,脸上十足十的诚恳。

“先生没说,还是请您去一趟吧。”

军娘叹了口气,慢腾腾的从石凳上站起身。

正准备要走,她脸色忽然沉下来。

“别是有什么补药叫我去试吧?我可不想喝!”

说起这个江淮脸色也是一变。

他还记得上次,师姐从那个万花大夫那里回来,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补品,精神的满面红光,大半宿都没睡着,天还黑着就把他从睡梦中挖出来与他拆招,折腾的大家都没睡好。

负责传话的万花小弟子也听说过这件事,强忍着笑回答道:“我家先生说了,他保证再也不研究补药了,若再犯上次的错误,就请将军一把火烧了他的药庐。”

江淮师姐冷哼了一声。

“我还真得去看看,他要是敢弄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我先断魂刺灭了他。”

说罢真的拎起了自己的长枪,同那小童走了。

江淮看着师姐气势汹汹的背影,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担心那位万花大夫还是该担心自家师姐。

他仰头喝完了杯中茶水,正想继续练习枪法,一抬头却看见一只通体碧绿,散发着莹莹光辉的蝴蝶,敛了翅膀停在附近灌木伸出的一支枝桠上。

他下意识的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像是怕惊跑的那只蝴蝶。

静了一会儿,江淮小心翼翼的放下手里的杯子,此番动作难免碰出些声响,江淮一惊,赶紧抬头去看,那蝴蝶碧色的翅膀轻轻颤了两下,从灌木的枝桠上飞了起来。

然而它并没有离开,反是绕着江淮飞了两圈。

江淮愣了愣,后知后觉的伸出手,那只蝴蝶便停在了江淮的手上。

江淮手指上有两处不大的伤口,估摸着应该是先前练枪时不小心划伤的,伤处不大,只是细细两道血丝一般,那蝴蝶正巧停在了伤口附近,也不收起翅膀,展翅在伤口周围盘旋了两圈。

它翅膀上似乎沾着某种药粉,一抖翅膀便落下来些细碎粉末,落到了伤口上,那两道不大的划痕顷刻间便痊愈了。

江淮很是惊奇,这蝴蝶他不是没见过,几天前就一直在这附近,他还奇怪深秋如何会有蝴蝶在这天策府,现在看来,它恐怕也不是一般的蝴蝶。

江淮看了看自己手心散发荧光的一小团,小声道:“……谢谢你啊。”

说完也觉得自己蠢,对着那蝴蝶笑了出来。

有隐隐约约的笛声从附近传来,调子不像是中原常见的,还没等江淮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手里停着的那只蝴蝶已然响应着笛声飞起,似是要走了,离开前,那蝴蝶在江淮唇上轻轻一触,如同一个轻吻。

江淮站在原地,疑惑的看着飞走了的蝴蝶。

这是,被它占了便宜么?

不对,他现在该想的好像不是这些。

江淮锤了捶自己的脑袋。

笛声,碧蝶,治愈之术。

他的眉间微微蹙了起来。

……

第二天早课一结束,江淮就去找了他师姐。

师姐的状态显然不太好,眼下隐隐泛着青黑,双眼无神,一脸没睡好的样子,周身的气压都比平时低了些许。

江淮看着她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师姐,你昨晚真的去把那个万花大夫给断魂了?”

他师姐瞥他一眼,没好气的回答:“没有!”

“那你怎么……?”

精神萎靡的军娘一脸生无可恋。

“他昨天叫我去和他学治病救人,学了大半夜。”

“……”

“说是以后再上战场有什么突发情况也可以自己处理。”

“……其,其实学学也挺好。”

“好什么好!当军医是死的吗?”她语气有些幽怨“师弟,你说杀人为什么要触犯法律呢?”

江淮听的寒毛直竖,头上的翎羽都要立起来了。

“师姐!你可冷静点!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啊!”

他师姐嫌弃的摆摆手。

“知道了知道了,等我晚上放了我的踏炎出去,踩死他的药草,哼。”

军娘说的气势满满——如果之后没有打了一个哈欠的话会更有气势。

“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她一边打哈欠,一边含含糊糊的问。

江淮略微思索了一下,尽量简洁明了的把昨晚的事告诉了她。

他师姐越听脸色越凝重,连那点睡意都没有了,她听完想了好一会儿,道:“如果没猜错,那应该是个五毒教的人,但是五毒教很少与外界联系,怎么会出现在天策呢……”

她抬手在桌子上敲了敲,跟准备开堂似的。

“师弟,你是不是招惹了哪位五毒教的女孩子?如果是的话你可得对人家负责啊,五毒那边的蛊术神秘的很,若是染上了,我也不一定能帮得上你。”

江淮被她唬住,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他可怜兮兮的道:“师姐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平常就是巡街,站岗,再就是联系,那有机会招惹女孩子去啊。”

他师姐怀疑的看了他一眼。

“真的?”

“真的!”江淮有点着急“我真不认识五毒教的女孩子!就是前几日巡街的时候给一个南疆来的小哥指了一次路!但是他不会因为这个害我吧!”

军娘点点头。

“这样吧,我今天有时间的时候去找那个万花问问,他好像知道一些五毒教的事情,对了,要是他今晚还来,你就尽量和他面对面谈谈,让他说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说完怕自己的师弟吃亏,又补上一句:“要是他看着不像好人,就先揍他一顿再说!”

……

江淮师姐言出必行,她处理完了手中事务,真的去找那个万花大夫了。

虽然气势看着和去打架一样……

江淮独自坐在院中等着,他脊背挺得很直,坐的板板整整,不像等人反而像是在考试。

傍晚时候,那碧蝶果然还是出现了。

只是这次笛声响起后,江淮跟着那蝴蝶飞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那蝴蝶飞行的速度并不快,身上还散发荧光,在微暗的天色下非常显眼。

江淮跟着它,一路追到了青骓牧场附近的一棵大树下才停住。

此时正值深秋,这周围却草木繁盛,仍如同春季一般。

江淮偷偷握紧了特意带来的长枪,后退几步背靠在树干上,朝四周朗声道:“在下天策府江淮,这里可有五毒教的侠士?可否现身?”

他话音刚落,便听身后一阵窸窣声响,江淮被吓了一跳,连忙让开几步回身摆出了防御的姿势。

方才他靠着的那棵树的树叶抖动了几下,隐约有一个人影从树上跃下。

他周身环绕着大大小小的蝴蝶,加上他动作轻盈优美,竟像是同蝴蝶一样飞下来的。

离得近了江淮才看清,这是个身着苗疆服饰的年轻男子,额间一弯月牙似的银饰,手里握着一支造型奇特的笛子,先前引他来的那只碧蝶就停在了他的肩上,看来是他的蝴蝶不假了。

江淮按照师姐说的,仔细看了看他,那人容貌清俊,神情柔和,一双眼睛被蝴蝶发出来的光映的熠熠生辉,看着他的时候嘴角还带着浅浅的笑意。

看着不像坏人,而且好像在哪儿见过。

江淮努力的回想,脑中忽的灵光一闪——这是前几天向他问路的那个人!

当时还因为他穿的太奇怪多看了两眼来着……

江淮略略宽心,乍一放松下来却是想不起该问什么,两人对视了半晌,江淮试探着问道:“……这蝴蝶,是你的?”

对面那人点点头,将虫笛放到嘴边吹出了几个音,更多碧色的蝴蝶不知从何处飞了出来,翅膀上的荧光照的这一方天地头亮了起来。

江淮又道:“那你是五毒弟子?”

他不答话,继续点点头。

“那你来天策干什么?”

那五毒弟子没有动作了,偏了偏头,只温柔的朝他笑。

江淮有些奇怪。

“你……不会说话?”

他摇摇头。

江淮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对不起……”

看他还是摇头,江淮心里有点愧疚。

他手心向上,朝他伸出手。

“要不然,要不然你想说什么,就在我手里写吧。”

那五毒弟子没有拒绝,用十指在他掌心里一笔一划的写。

也许是怕江淮认不出来,他动作很慢,带着薄茧的指尖划过手掌时带起些微的酥麻痒意。

江淮努力辨认着笔画,念出了他写的字。

“我……喜……欢……你……”

江淮一愣,脸上瞬间热了起来。

他抬起头,看见对面的五毒笑的开心。

他听见那人说道。

“我也喜欢你。”

——END——

感觉这篇写的太赶了,本来计划是中篇,短篇完全表达不出我想表达的意思,还浪费了一个梗【哭晕在了厕所】有机会一定会修改的,12号就放假了QAQ

【暗搓搓说一句,但是我喜欢这个把汉子技能max的毒哥XDDDDD【毒哥教教花哥怎么把妹子呗?【滚!

【本来该昨天发,但是昨天网不好使了……当做迟到的新年礼物

【我折损了两个陪我玩基三的亲友,现在整个人都很狂躁QAQ

 

评论(2)
热度(21)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