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配烧酒

坑多,爱爬墙,天策是永远的真爱|坠入前野智昭沼|刀乱吃乙腐通吃,审神者x被被,审神者x长谷部

【剑三】【唐策】芳菲尽

=L=我最近真是大起大落,师傅刚要A一段时间,知道这个消息的第二天,我就和情缘炸了真橙【。

搞得我好像在庆祝一样【师傅:逆徒!

所以有了这个不甜不虐的产物【跪

好久没码字,这写文的感觉好陌生【够了!

没有意义的小段子,写给自己看

————正文————

人间四月芳菲尽。

唐家堡坐落蜀中,周围既有竹林环绕,景色优美,又有数不清的机关暗器藏在暗处,尽职尽责的狩猎着贸然闯入的不速之客。

清晨的竹林里还有些冷,阳光透过竹子茂密的枝叶洒下来,照的林中白色雾气隐隐一层金色,露珠尚挂在叶片上似坠未坠,配着那叶子青葱的颜色,倒是一片画一般的好景。

周围算得上静谧,偶尔有早起的飞鸟发出几声愉悦的欢叫,而南望垂着头,一手牵了马,一手握了枪,眼神未曾在这美景上停留片刻,脸上神情低落,就如受了什么委屈。

他看起来很是心不在焉,似乎并不担心那些可以瞬间夺人性命的诡异机关,自从拜了师,南望与他师傅待在唐家堡的时间几乎赶得上他在天策府的时间,这些机关分布的位置,他自是清楚的很。

走着走着,他忽然就停了脚步,身后白色的马匹是跟了他多年的,有几分懂得人情,知晓他情绪低落便凑过来在南望的手臂上蹭了一蹭。

南望回身拍拍它的头:“我没事。”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说给这匹马听。

他虽是这么说了,却也不再往前走,只站在原地皱着眉,好像是在犹豫着什么。

踌躇片刻,南望叹了口气,正迈步准备赶去约定的地点,走出几步却直直装上了一个人。

南望吓了一跳,踉跄着后退了几步差点摔倒,他身前那人撤了伪装显出身形,抓着他的手臂扶稳了他。

“怎么还这么不小心。”

那人手中已经不见了往日时时刻刻放在身边的千机匣,白净的脸上,那半片精铁面具已经摘了下去,身上穿着的也不是唐门的弟子服,他整个人好像都陌生极了,唯有话里那半真半假的责怪,和眼中常有的三分笑意是南望熟悉的。

南望心里突然就有点别扭,他低下头,闷闷的“哦”了一声。

唐白羽揉揉他的头发,刚要说些什么,一转头看见南望身后牵着的那匹马,有些讶异:“这是我以前送你的浮云?你不是一直觉得它跑得慢,今日怎么带了它出来?”

浮云似是有所感应,打了个响鼻,晃了晃脑袋。

南望看看他,没说话,又重新埋下头去,唐白羽也不生气,接过了南望手中的缰绳,将他空出来的手握在了手心中,同他并肩慢慢的走着。

唐白羽看起来心情不错,眉眼间一派轻松的神色,身上少了往日那份沉重的杀气,看着就和普通的公子哥似的。

南望忍不住偷偷去看他,见他这一副神定气闲的模样不知怎的心里就不痛快,气鼓鼓的也不吭声,只自顾自的闷头走着,唐白羽也不是个话太多的,两人默默的牵着手走了一会儿,唐白羽忽的松开了他。

南望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偏头去看,唐白羽脱了外衣,抬手披在了他身上,竹林中温度偏低,此时正值清晨,寒气未褪,正是冷的时候,天策定国制的衣服是春夏季的款式,料子也薄,方才唐白羽觉出南望的指尖已有三分凉意,便将外衣脱给了他。

他这番举动让南望觉得像是被当做了小孩子,又好气又好笑,推开唐白羽伸到他面前的手道:“不用,我不冷的。”

唐白羽看他一眼:“你冷不冷为师还不知道?别废话,穿上。”

南望颇为不服:“难道师傅比我更了解我?”

“是啊”唐白羽答的理直气壮,脸不红气不喘,倒是把南望噎的结结实实,只得乖乖穿上了衣服。

方才只顾走路倒是没觉得怎样,此时裹上了还带着余温的外衣南望才惊觉出周围冰凉的空气,手上不自觉的紧了紧衣襟。

唐白羽仍是牵了他的手不紧不慢的走,南望跟在他身后,半步远的距离,沉默了半晌,见唐白羽没有再开口的意思,他还是凑上去问道:“师傅……”

“嗯?”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唐白羽回头去看跟在他身后,期期艾艾有些别扭的小徒弟。

他摇摇头:“不知道。”

看着南望的表情瞬间就垮了下来,唐白羽安慰般的捏捏他有些肉的脸颊。

“又不是不回来,这副样子做什么。”

南望少年人身形还未完全长成,个子要比唐白羽矮了大半个头,唐白羽这么俯看下去,只见他长长的眼睫毛黑压压一片,随着眼睛的动作没精打采的垂着,头上鲜红的须须都没了生气,活像个被欺负了的小奶狗,忍不住就去给他顺了顺毛。

“乖,为师回来给你带糖葫芦。”

南望挣扎着抢救出了唐白羽手中自己的须须,不情不愿的道:“我才不要糖葫芦……”

眼看着再往前就是车夫等候的地方,南望的脚步明显慢了下来,扯着唐白羽不愿意松开,唐白羽无奈的转了身,柔声道:“好了,莫要闹,师傅忙完这段就回来。”

南望磨蹭了一会儿,松了手,却是整个人都挂在了唐白羽身上,跟八爪鱼一样。

他在唐白羽肩窝用力蹭了好几下,话语被衣料闷得含含糊糊的:“我不想让师傅走……”

他正撒娇似的蹭着,猛地被唐白羽一手拎小狗一般捏着后颈令他抬起了头,尚未等南望做出反应,唐白羽已然在他额头上亲了两口,接着顺着脸颊啃到下巴,最后吻住了嘴唇,将人里里外外亲了一遍,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直到这时南望才反应过来,脸上腾地热了起来,耳边却听得唐白羽低声道:“莫急,待我处理好那些事情,很快就回来陪你。”

南望突然就没了脾气,用力点了点头,慢慢松开了手。

唐白羽看看他,也是有些舍不得,走出几步,又转身折回,在南望脸颊浅浅亲了亲,嘱咐了几句,这才离开了。

南望站在原地,太阳终于从山的另一边完全升起,金色的光芒衬着竹林中一点还没散去的薄雾,似是仙境美景一般,好看的不真实。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END

写文的手感并不是一时半会儿找得回来的,好心塞

懂得我师傅为什么要脱离游戏一段时间了……

师徒一直都是我的萌点,如果我是攻就更好了=L=

不,其实我就是攻,但是师命难违_(:з)∠)_

【军爷的姓是我游戏ID的一个字

炮哥的名字是我师傅ID的其中两个字

这么一说突然好羞耻……

wwww不过不管怎么说,师傅傅我等你回来!然后再一起墩奶野外浪,一起看风景截图秀恩爱~

么么哒~

 

评论(2)
热度(13)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