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配烧酒

坑多,爱爬墙,天策是永远的真爱|坠入前野智昭沼|刀乱吃乙腐通吃,审神者x被被,审神者x长谷部

【剑三】【羊策】【BG】龙门·劫

咳咳,和亲友JJC好浪,忘了码字这回事了……只写了一千多字,先放出来一段

CP也是冷了点……_(:з)∠)_

这是一个纯情的故事

作死道长X苦逼军娘

天雷第一人称【我会说是因为我起不出名字所以才……【不!

这不是短篇,不能一发完结_(:з」∠)_

话说能接受这种第一人称式的BG么,不能接受的话我努力的取名字!【话说真的有人看嘛喂……

————正文————

出了昆仑被冰雪覆盖的地界,紧挨着的便是龙门荒漠。

说来奇怪,昆仑常年严寒,积雪不化,而不远的龙门却是一片茫茫沙海,白日里的气候也炎热,两地相邻的地方倒是奇景,龙门荒漠地形险峻,常常往来于两地据点的商人们每次路过龙门时,都是要小心再小心,生怕被突然窜出来的歹人劫了镖。

也有人雇佣些江湖侠客,留下押金带上货物,让他们替自己的商队跑那么一遭,同时也让他们从中赚取些钱财,这么一来货物被劫的可能性便减小了不少,两方都皆大欢喜。

我从看着特产商清点我要押运的货物时其实犹豫了一瞬。

今天不知怎的,从我踏进凛风堡的那时起,我的右眼皮就一直在跳,仿佛是在提醒我什么。

我揉了揉眼睛,试图让它平静下来。

应该是我想多了吧。

此时时间尚早,跑商的人也不多,凛风堡的据点总管笑眯眯的看着我。

“侠士来的倒早,路上小心啊。”

我跑商跑的勤,渐渐与两地的据点总管也说得上认识,不忙的时候打个招呼,也属寻常。

我点点头,接过装好的货物,背在了肩上。

“放心,货我一定安全送到。”

……

刚走出昆仑,我就觉出些不对。

路上人少,目光所及之处仅有我一人,我却无端的有种被人盯住了的错觉。

我骑着的麟驹好像也感觉到我的焦躁,仰起脖嘶鸣了一声。

难道是有人想劫镖?

没门!

我一边小心翼翼的打量四周,一边催促我的坐骑加速奔跑,然而大漠上的砂砾大大减缓了马匹的速度,即便我现在心急如焚,也是毫无办法。

如有实质的目光紧紧胶在我背上,我特意避开了大路,又绕了好几个圈子,若不是平日里跑龙门这条路跑的勤,只怕我已经迷路了,可后面那人追的紧,我这般绕路竟也追的上。

敌在暗我在明,我不敢贸然出手,想了一想,我调转了马头,打算直接冲向龙门的据点,让恶人谷的守卫们解决掉跟踪我的家伙。

然而计划不如变化快,我刚刚转了个方向,便听见利刃穿破空气的声音,我一时间懵了头脑,不知该如何躲闪,竟然下意识的开了御。

我回头去看,看见黄沙中有个闪亮的事物,细细分辨之下竟是个普通暗器。

这一招是我们天策将士化解敌人伤害用的招式,可以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只是用过一次后要调息一段时间才能用下一次,我这般冒失的将它使了出来,却只防了这么个构不成威胁的暗器,着实是太浪费了。

我正暗自懊悔,忽见个人影从沙丘后面走了出来,想来就是追了我一路的人了,原来是个纯阳宫的道士,纯阳距离龙门可不算近,怎么会有纯阳弟子到这里来呢?。

然而再一看我就知道大事不好,我并不认识他,但他穿的那身衣服上面的浩气盟标志我却是认识的,龙门虽属恶人谷的地界,但也不是处处安排的兵马看守,偶尔有浩气的人来劫镖,这消息也不稀罕。

我几乎瞬间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眼看他与我距离不算远,我马上长枪一甩,拍了他一脸裂苍穹,将他击出一段距离之后立马往反方向策马疾驰。

“哎!你站住!别跑——”

鬼才会不跑!

天策身为大唐的骑兵,马和马术自然不会差,出发之前我是喂了马的,麟驹此时体力正充足,跑的也快,兼之我用上了御奔突,很快把他甩在了后面。

我一边驾着马奔跑,一边回头去看,这一看吓得我差点从马上跌下来,我此时身上背着货物,手脚俱是活动不开,没法使用轻功,可来劫镖的人不同,一个人,一把剑,比我轻快的多,轻功几下就追上了我。

TBC

明天继续码字,今天的唐策&羊策,完成!【滚蛋

评论
热度(4)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