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配烧酒

坑多,爱爬墙,天策是永远的真爱|坠入前野智昭沼|刀乱吃乙腐通吃,审神者x被被,审神者x长谷部

【树洞系列·其一】庭中春华芳枝绽,不见当年赏花人

整理电脑,翻到以前的截图。

不得不说刚入坑的时候截图水平就是差,也没想到ps,满满的都是质朴的感觉啊!【。】

唉,多多少少还是有点难过,想起那时候的亲友,他们好多都已经a了,或者渐渐的,没来由的疏远了。

啊……一开始的时候真的像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懵懂又无知,满怀一腔热血激情,懂了pvp之后不服就干,会了pve之后琢磨配装手法,前面永远有个目标和奔头,游戏玩的有滋有味,还被亲友评价像个敢爱敢恨的天策。

刚开始的时候永远是最美好的时候,最开心最值得怀念的回忆几乎都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游戏的最低谷是亲传师父afk,简称他为浮光吧,浮光的游戏重心偏pve,他跟我说过他上个亲传徒弟叫千蝶,千蝶跟着他学pve,还有另一个师父学pvp。

那个教千蝶pve的师父对她影响很大,在她打上九段的时候(那时候是90赛季中期,jjc最高9段)就afk了。

pvp师父a之后,千蝶一直很消沉,没多久也a了。

然后浮光不知道因为什么跟亲友闹别扭,好像死了一波亲友,然后就收了两个徒弟,一个秀秀,她a的太早于是没啥戏份,另一个就是我啦。

一开始跟浮光关系不是很好,因为我也拜了好几个师父,其中有个花哥,对我好的没话说,有什么事我会习惯性依赖花哥。

不过花哥有情缘之后我就有点想避嫌的心态,主要剑三师徒818太多了,臣妾真的慌啊。

不敢打扰花哥的那段时间,我有什么问题就会跟浮光说,渐渐的关系就密切了,我可能不是他最好的亲友,但他真的是我玩剑三,从入坑到现在,对我影响最深最重要的一个亲友。

坦白讲浮光对我挺好的,作为一个师父他很称职,不仅教会了我pve,我还跟他学会了pvg,以及pv成就。

他是第一个和我刷生死不离的人,我和他刷生死不离的原因非常纯洁――可以用义金兰随便拉人,做成就方便。不然的话我们就只有师父徒弟那三次召请。

可惜啊,刷完生死不离之后我买了一组义金兰,最后只用掉三个,剩下的被我销毁了。

好友列表里那个六颗心的头像不会再亮起了,留着也是占背包位置。

浮光说a说了很久,我一直没当回事。

直到有一天突然a掉了。

顺便说一句,生死不离江湖不见是真的。我剑三三年,有三个生死不离,一个是浮光,已经a了,但是还联系。一个前情缘,大家游戏好友还在但是谁都很尴尬不好意思开口说话。一个是亲友,已经a了。

结局都不算好。

我记得知道浮光afk的时候我的心态完全崩溃了,简直整个人都爆炸,一直缠着他问为什么。

浮光一直没有正面回复过,或许他说了,只是我不愿意接受,甚至他当时列举出的原因我现在一条都记不起来了。

那几天实在太难过了,一想到就会哭,是真的痛哭流涕撕心裂肺那种。大概是那时候我已经隐隐知道,我们的联系就那么一根网线,只有一起玩剑三一个共同点,没了那点脆弱的联系,这段关系大概很快就会分崩离析。

但是我真的很舍不得这个朋友,所以才会如此难受。

浮光a的大部分原因应该还是因为三次元的事情,具体不清楚,我当时年纪不大,还没法理解三次元才最重要。后来对游戏的心态平和了,才慢慢理解了,自己也变得和浮光很相似了。

他不会知道因为他a对我的打击有多大,就如同千蝶因为她的pvp师父离开而离开,我也差点因为浮光离开而离开。

没a是认识了前情缘,叫他七星吧。

我在扬州切磋认识了七星,顺手加了好友,但是不怎么聊天。

真正熟悉起来是在打pve的时候,七星看见我在副本里,问我能不能找个逐虎团让他放个硅石。

当时逐虎还是个比较吃力的副本,野团还没有那么多的,躺拍估计是很少带,我觉得七星想找野团估计是挺难的,于是我同意了,并且帮他联系了副本团。

然而后来他鸽了我,说感觉很麻烦,我还要欠人家人情,就自己找了团。

我表示:?????

不过没生他气啦,七星他其实真的很吸引人,他男神音,手法犀利,还很会聊天。在浮光afk之后我颓废的那段时间里,七星一直跟我绑定着玩,让我没有沉浸在哀伤里的时间。

每天一上线我俩就挂到yy去,各种话题怎么都聊不完,他应该是挺喜欢听我声音的,所以我们几乎不打字交流,全部都是语音。

一开始对他没有想情缘的意思,主要是他说了只剑侠不情缘。

后来papa打脸啊……

是他先有想情缘这个想法,七星在这方面还是个挺闷骚的人,只是暗示我,不肯挑明,比如跟我说“抱过了就是我的人啦”这类的,跟开玩笑似的,我也不太好意思问他到底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所以每次都糊弄过去。

90末期是我们关系最好的时候,95以后反而渐渐淡了。

因为90末期他说只有我一个亲友,我俩也一直绑定着,他收过几个徒弟,但是关系不算很好。

起码没有和我那么好。

所以还是一直绑定,他的几个徒弟我还帮着带过,这样的亲密关系一直持续到开放95级后,他玩了个新号,加了个帮会。

七星在那个帮会待的很好,简直是如鱼得水,后来还当了管理。

他这个人,他越表现出对什么东西不在意,其实可能就越是喜欢和在乎。最明显的一次是他们帮主问他想不想当管理,他告诉我他不想当,然后扭头就同意当管理了。

自此就慢慢的不常一起玩了。

不过95的时候出了个新的交互动作,就是抱抱嘛,我有一段时间很喜欢,总是缠着七星跟我玩这个,所以关系没有彻底淡掉。

那时候我给自己多设了一个日常,就是每天找人抱一下。

当然啦,每天和我抱抱的人一般都是七星。

那个时候他就开始暗示我,我们可以顺便情缘一下。

我一直在犹豫。

在我们还没情缘的时候,七星做了一件比较打动我的事情。

我找他抱抱,他那时候在组织帮会的小攻防,我突然就炸了,可能是吃帮会的醋。我们以前玩的太好了,我就不自觉的生出点占有欲,就像你玩的很好的亲友,有一天他突然有了更好的玩伴,留下你孤零零的,那你的心态估计也不会很好。

我就是如此,我对身边的人占有欲非常强,经常莫名其妙吃些飞醋。

于是七星就遭殃了,被我的怒火无辜的波及到,我无论如何都不肯理他,也不肯放他进队,他就从攻防地图飞出来满地图找我。

点我组队能有十多次吧,我死活没理他。

是,的确是我作,但是那时候他愿意哄啊。

我从七秀飞到天策,在李承恩面前打坐发呆,后来他终于找到我,我就用大轻功满天策的飞,跟他捉迷藏似的,最后在秦王殿的楼顶上,我俩终于停下,他点我抱抱。

那时候真的挺感动,回忆起来也挺有意思的,我敲下这行字时嘴角是翘着的。

不过现在想想,我的感动也有点太廉价了,在游戏里走地图而已,瞎感动个屁哦。

我和七星的性格有点相似,对于感情过于谨慎,我们都在不断互相试探,却都不敢迈出第一步。

就像两个人在玩跷跷板,那块木板绷的笔直,而我们的身后都是万丈深渊,谁也不敢贸然行动,生怕打破平衡后坠入那万劫不复的悬崖里。

我犯了个很大的错,七星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亲友,我不该冒险抱着我那点期待和希冀,试探着向前拉近距离。

朋友是最安全的距离,友达以上时向前一步可以变成恋人,可当有一天后悔时,你的身后是没有退路的,恋人再也变不回朋友,这个道理我懂的太晚。

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绝对绝对不会和七星在一起。

可惜啊,时光不复回。

即便是我现在如何捶胸顿足的后悔,也拦不住曾经那个执着的,对未来满怀信心的,小傻逼。

我和七星的试探持续了挺长时间,到后来大家心里都七七八八,应该是我对七星对我的感觉更确定一点,也是我先提出情缘。

他大概也知道我对他有点意思,但不确定,所以一直逼我主动开口。

其逼迫的手法略幼稚,但有点管用:他跟我说他切磋的时候被求情缘了,跟我说他们帮会的妹子因为他吃醋了。

我当时心里大部分想法是:关我屁事。

不过还是有点小难过,90年代那么好的亲友,要被别人抢走了。

时至今日,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过七星。

我喜欢他吗?还是纯粹是亲友间的争风吃醋?或者只是想留住这个亲友?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确定他对我有点意思是有一次试探他,问他对情缘是什么看法。

他说,如果对方是我的话他就情缘。

那还互相试探个屁了,一切暗流涌动的情绪在那一瞬间,都水落石出,真像大白。

我一拍大腿,情缘吗,少年?

七星表示情情情。

然后就情缘了。【。】

七星是个很现实的人,三次元最大,他比我大个三四岁吧,他不喜欢年纪太小的,因为年纪小的妹子粘人,爱吃醋。真是太不巧了,我偏偏就是那个爱粘人爱吃醋的小姑娘。

嗯,这句剧透已经说明了,我们的好日子没几天。

我以前一直以为我对他挺重要的,只是啊……知人难知心呐,在他眼里我的地位应该不算高,连他的徒弟都比不过。

认识他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只能说现在的我,还是愿意相信并期待一份美好如童话的爱情,但我已经不相信这样的感情会降临到我身上。

一开始和七星情缘感觉很好,他男神音,帮会高管,手法犀利,相处起来很舒服,带出去也倍儿有面子。

我声音也还行,手法一般,也是帮会的小管理。不算配不上他。

只是啊,我到底是个半吊子的人,就像我们之间的关系,永远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

这截差距永远填不上。

七星的一个徒弟曾经让我受了很大的委屈,委屈到我在扬州认识不到一星期的亲友都看不下去要替我仇杀,他就轻飘飘的说了一句那人(他徒弟)就这样,安慰也没,就揭过去了。

我委屈的不行,我也不是要他真的和他徒弟断绝关系,或者是要他仇杀徒弟什么的,但至少在我面前说他徒弟几句吧,而且安慰也没有……

我很怕是自己的心态不对,把这事和很多亲友说了。

也问了男性朋友,得到的答案是:应该安慰以及维护一下情缘。

因为这件事,我们第一次大吵一架,差点就分了。

后来打电话过去,他那段时间是毕业找工作,换了环境,他就病了,我一听他声音瞬间心软,这件事到底不了了之。

我个人认为我和七星算是无疾而终,也或许他对我不满甚多?这我就不知道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们约定要面基,我去找他,因为他上班没法请假,而我还是个有寒暑假的学生。

七星工作挺忙的,我一直知道,到后来他基本不上线,日常都是我在给他做。

但我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工作,能让他忙的突然消失。

我那段时间总是想,就算他是三次元有喜欢的人了,或者是游戏里有喜欢的人了,或者反悔了,起码该和我说一声啊,我又不是死缠烂打的人。

可他偏偏就那么一声不吭的没了踪影。

换了电话,QQ不回,微信不回,yy不回,我邮寄的快递都给我退了。

对我来说,他消失的时候简直是个噩梦,我再次经历了剑三生涯里的低谷。

而且这次比往日更甚。

七星曾经好像有点奔现的意思,我不太确定,但是之前聊起面基的时候他很自然的跟我说让我直接住在他家,然后说工作日没法陪我,要我在他家等到周末然后再带我出去玩,还说要做饭给我吃。

我当时竟然也没觉得有啥不对,现在寻思过味儿来感觉他说的这不就是同居小情侣嘛。

当年我们还是甜蜜过的。

我没等到七星回来就转服了。

转服时恰逢亲友撕比,情缘失踪,我还发现以前的男神是个渣男,加上三次元压力巨大,我觉得我没法在原来的服务器待了,每天一上线就分外烦躁,就算是a了也完全不想把亲闺女留在这里,于是毅然决然的转服。

又因此生出许多波折。

这个曾经的男神,现在的渣男,就叫他孤城吧。

孤城是我在剑三里,唯一能确定的,喜欢过的人。哈哈,这么一说显得很矫情。

毕竟少女情怀总是诗啊,暂且原谅我抛开外面那一层坚硬的伪装,带着那点残存的情感,写完这些故事。

啊……相思树,流年渡,无端又被西风误。

无端又被西风误。

――――――

还有很多故事,待我静下心来,一一细数。

――2.27短小更新――

想起和七星第一个小细节。

之前闲聊的时候说起过很多次,关于以后想要什么小孩,我俩都表示想要闺女。

七星表示,第一个孩子不是女孩就再要一个。

我问他,那第二个也不是呢?

七星:再要一个!

我:还不是呢?

七星:……那我去领养一个。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以后我的孩子不是女孩我就剪掉丁丁重生一个,我还要家暴我对象,你怎么没让我怀上闺女!

yy那头沉默了一会儿(那时候我们已经情缘了),七星说:“我感觉压力很大,很害怕。”

还有一次,七星的3dmax崩了,里面模型都建好大半了,七星和我表示很心累,我说:“666666”

现在想想,这就跟女朋友对男朋友说:“我发烧了,39度。”

男朋友:“66666666。”

七星表示:“我怎么找了个这么不会安慰人的情缘。”

我就呛他,我和关系亲近的亲友说话总喜欢互相黑,我跟七星说:“怎么啦后悔了啊?”

七星心塞塞,又不能凶我,于是弱弱的回了一句:“不能放你去祸害别人,咱俩凑合过吧。”

说好的凑合过呢?

七星,你个大骗子。

―――3月8日简短更新―――

更新一小段和浮光的日常

前几天和浮光聊天,说起以前的亲友。

意料之中,他最好的亲友不是我,然而让我意外的是,我竟然排在第二位。

聊了点他还没a那时候的事儿,我说觉得他亲友很多,浮光表示并没有,很多都是固定团的人,只是一起打本,收了几个徒弟,不过只有我还跟他联系。

又一次想感叹缘分。

我也拜过几个师父,之前最依赖的花哥早就江湖不见了。还有的a了,或者本来关系就一般,等我脱离小白以后,也不太依赖小号的师父,到后来,我也只和浮光这一个师父有联系。

有很多亲友我费尽心思的想留住他们,但最后也只是徒劳,曾经亲密无间的人,如今大多数成了泛泛。

浮光是例外。

即便他a了,即便我走了,即便我也a了。

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会互相开导,互相诉说开心的不开心的。

当年我转服的前一天,我在QQ上找浮光,说我可能等不到你回来了。

我以为他会说我中二的。

然而他回了我一句。

“你本来就等不到我回来。”

那个时候浮光似乎也有点难过,是因为也感觉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吗?

幸好,我们之间一切一如当年。

评论(7)
热度(2)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