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配烧酒

坑多,爱爬墙,天策是永远的真爱|坠入前野智昭沼|刀乱吃乙腐通吃,审神者x被被,审神者x长谷部

树洞不写了。

感觉自己写它的过程,就像是把自己心上的伤疤重新翻出。有些我以为它已经长好了,可其实没有,我只是轻轻一碰,皮肉就翻卷出来,一颗红心弄得血淋淋的,狼狈不堪。

而我还要笑着,把它捧出来,将上面的疤痕露出,挨个指着说:你看这是xx时留下的,当时疼得感觉是xx样的 那个是zz时留下的,它是zz这样疼。

损己,不利人。

何苦为难自己。

还是产粮比较快乐。

很少写绝对的be,因为现实已经足够苦,何苦糟践我亲自创造出来的孩子们。

有时会想,拿起笔时我是可以呼风唤雨的创世神,随意回转时光,一笔一划可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而放下笔呢?

放下了笔,我又算什么?

我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即便曾经有太多的后悔和错事,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发生,无能为力。

最苦无非是回不去的少年时光。

评论(2)
热度(2)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