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配烧酒

坑多,爱爬墙,天策是永远的真爱|坠入前野智昭沼|刀乱吃乙腐通吃,审神者x被被,审神者x长谷部

今天是4月10号,第七周课程,我生日的前一天。

周一,全天有课,然而我躺在宿舍里,像一滩了无生机的死肉。

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我顶着眩晕和恶心,试图找出我一夜之间大病的原因。

药?没问题。

针?没问题。

位置?没问题。

是哪儿呢?到底是哪儿呢?

我支撑不住,趴在枕头上,刺鼻的药味传了过来。

原来是接口。

于是我不得不拖着沉重的身躯,找出一套新的针管,准备给自己来一针。

第一针,不对,深吸一口气,第二针,嗯,扎上了。

接了一杯水,强迫自己往下咽,水好凉,把胃冰的冷冷的。

突然一阵眩晕,然后是止不住的反胃恶心,强撑着跑到卫生间,准备大吐特吐。

啧啧,没吐出来。

躺着床上继续瘫着,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他妈的我这个废物,怎么还不死。

怎么还苟延残喘,活成这个德行,你怎么有脸继续这样。

我上辈子是作了什么孽,这辈子要这么辛苦。

我也只是,想要个健康的身体啊,可以想吃就吃,想喝就喝,想跑就跑,想跳就跳。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这样。

或许从六楼跳下去感觉会好一点。

但是又怕自杀罪孽更重。

万物有因才有果,我此生不曾造过孽,却落到这个田地,我怎么能不信命?

我怎么还不死?

我怎么还不死?

或许是今天,或许是明天,或许是好几十年后?我不知道。

唯一能确定的是――

我想祈求老天,让那一天早点到来。

评论(2)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