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

备考,19年三月份后恢复产出。
 

【刀剑乱舞】【三日月x女审神者】二振三日月离丸出走事件

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

给亲友的爷爷离丸出走允悲文哈哈哈哈,全文根据真实经历改编。
电脑不在手边,这个月都是手机码字,排版可能不大好。(鞠躬)

有幼年形态的二号机出现,ooc。

注意避雷。

――――――

手机嚎叫起来时,她才刚刚睡着五分钟。枕下的小东西坚持不懈地震动着,吓得她差点直接蹦到地上。

她手忙脚乱地接起电话:“你好――”

“出大事了!”手机那头传来好友火急火燎的声音,“你快来你快来,我家本丸出大事了!”

……

“所以,这就是你匆匆忙忙把我喊过来的理由?”匆匆赶到的好友满脸嫌弃,“你家的小三日月离丸出走了。”

刚放下电话的审神者抱着纸抽干嚎,她刚刚被空气呛了一口,这时候还没缓过来,正在拼命咳嗽,无暇回话。

近侍位上,那振练度已满的大号三日月宗近点点头,他看起来一点也不紧张,反而相当悠闲的啜饮着茶水。

好友沉默了一会儿,她来的着急,连头发都没来得及好好梳理,女孩顶着一头乱发,沧桑道:“说真的,我要是你家三日月,早就离丸出走了。”




事情还要从二号机来到本丸那天说起。

小三日月来的不巧,那几天正逢限锻活动,审神者的刀帐也好久没有过增长,正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时候。见材料放入锻造炉中后,上方的面板蹦出来一个4:00:00,心中狂喜不已,当即拍上去一张加速符。

锻造炉中迸发出绚丽的五彩光芒,直闪的人睁不开眼,待到光芒散去,审神者的笑脸也僵了下来。

一把三日月宗近静静躺在面前。

另一把三日月乐呵呵的站在她身后。

一人两刀,相对无言。



尽管心痛,但她还是留下了第二把三日月宗近。

为了节省灵力,第二把三日月以小孩子的形象显现,有别于一振的内敛,二振的性格要更活泼得多。在审神者心目中,他的地位甚至超越了鹤丸,成为了本丸中当之无愧的背锅担当。

限锻没出货?

审神者看着小三日月,恨铁不成钢地拍着大腿:“嗨呀,我的欧气都被你吸走了!”

小三日月:“???”

战扩没新刀?

审神者看着小三日月,恨铁不成钢地拍着大腿:“嗨呀,我的欧气都被你吸走了!”

小三日月:“……”

大阪城地下带不回新弟弟?

审神者拉着一期一振:“一期啊,不是我不努力,实在是――”

“欧气都被我吸走了。”小三日月自觉的钻到厨房里。

随即传来烛台切的惊呼:“你为什么要把锅拿走?等等!你背着它干嘛?”

“所以你看,你家小三日月出走简直合情合理毫无瑕疵。”好友大大咧咧地倚在椅背上,拿着米饼咔擦咔擦地嚼,“我要是你家三日月,我早走了。”

眼看审神者抽出一张纸巾,作势要掩面哭泣,她立马从座位上弹起来,摆出一个stop的手势:“等等,我错了!你先克制一下情绪!……你清点刀帐了没,刀剑数量有没有变化?”

审神者吸吸鼻子:“没有,和之前一样。”

“那就好,应该没出什么大事,说不定是去了哪里玩而已,”好友劝道,“不管怎么说,只是在这里坐着是肯定不会有结果的,出去找找吧。”

两人谈妥了各自负责寻找的区域,便开始分头行动了。审神者去通知其他付丧神,好友则先回到自己本丸增派人手,身为近侍的三日月送她到大门口,脸色仍是平静如水。

审神者的朋友问:“你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呢?”

“有什么可担心的?”

“……你不担心二振遇到危险?”

“那不是更好吗?”

“哈?”

三日月微笑着,耐心地重复了一遍:“那家伙再也不会在主身边转来转去的,不是更好吗?”

这回答实在惊世骇俗。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我狠起来连我自己都打?

好友沉默良久。

“我会当做没听见的。”

三日月笑了起来:“那真是多谢您。”

对方连连摆手:“不不不,是我谢谢你。”

谢谢你没灭了我的口。

这一天,本丸中所有的远征,出阵,还有内番全部暂停,付丧神们倾巢出动,以本丸为中心,不断向外扩大搜寻范围。

虽然没找到小三日月的踪迹,但其他的东西倒是找到不少。

例如――

山姥切挡在房间前,双手死死按住拉门。

“不不不,这里不会有!”他可怜兮兮地挣扎着,最后还是被歌仙突破了防线。

“啊!被单,被单你果然没有洗!”

一番寻找后,收货了数条物证的风雅打刀暴怒,连人带被单一起拖到了洗衣房。

审神者忧心的在远处观望,奈何不是很敢上去阻止,只弱弱的问了一句:“……山姥切他不会有事吧?”

三日月随意打开一扇门,潦草的往里看了几眼,口中答非所问:“哈哈哈,年轻人真是有活力。嗯,也不在这里呢。”

“当然不在那里。”审神者说,“那里是厕所。”

“……”

除此之外,他们还在堀川的房间里发现一批印着和泉守头像的T恤,写着和泉守名字的纸扇,以及和泉守印象色的应援棒。

(审神者赞叹道:“追星追的比我还专业。”)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大家汇合时烛台切的情绪很暴躁。

“是谁?是谁做出这种恶作剧!”

审神者问:“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有人把厨房里的锅搬走了!”烛台切相当愤怒,“难道是不想吃我做的饭吗?”

审神者安抚良久,最后承诺为他添置一套好先生厨房用具,锅碗瓢盆若干,又表示要惩罚真凶马当番一个月,这才平息了他的怒火。

“乱弄丢的发卡,青江找不到的杂志,山伏他们忘记放在哪里的哑铃,这些全部都找到了……”审神者苦恼的坐在走廊里,只觉得眼前一片灰暗,“就是没找到小三日月。”

大号三日月坐在她旁边,慷慨的让出了最后一串团子。但这样也无法激励审神者低落的情绪,短暂的休息时间过后,他们还要继续去本丸外寻找第二振三日月。

审神者嚼着团子,愁眉苦脸:“怎么办啊,你说你这振刀记性这么不好,他一定是迷路了!”

三日月顿了顿:“不,主,那不是我,我还在这儿呢。”

审神者屏蔽了他的反驳:“长的那么好看又石乐志,被别人拐跑可怎么办?我一定要去救他!一定!”

她一会儿忧心忡忡,一会儿又慷慨激昂,说到激动处,还要用力拍打几下大腿。三日月也懒得再纠正,只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

“如果这么轻易的死在外面,那说明实力也不过如此。”三日月放下茶杯,拍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失去了这样一把刀,也没什么值得可惜的。”

审神者吃了一惊,呆呆地看着他:“这……”

三日月不顾审神者的惊诧脸,继续道:“平时你不是也总说被他带走了好运么?说不定这次事后,你的运气就会回来了。”

“这,这不一样啦。”她终于缓过神来,“平时虽然那么说……但我是开玩笑的,没有要责怪谁的意思……真的,等找到他之后,我会去道歉的……”

审神者越说越小声,头都快低到了胸前:“我还是挺喜欢三日月的,神明保佑,一定要找到他啊……”

女孩在阳光下晒得微微发烫的发顶被人抚摸了两下,三日月站起身,仍带着往常看惯了的笑脸。

“我也是在开玩笑,别太担心,难不成在你眼里,三日月宗近只是一把中看不中用的刀?”他朝审神者伸出手,“走吧,再去找找看。”


从下午一直找到傍晚,小三日月却还是音讯全无。审神者越发着急起来,决定与三日月兵分两路,往不同的方向进行搜寻。

天色渐暗,地平线尽头隐约浮现出一弯明月,脚下落叶被碾碎时发出细微的轻响,迎面拂来的风更凉了。风声中似乎掺杂了某种不明的声音,三日月眉尖微蹙,随即散开。

他将刀刃出鞘半寸。

奇怪的声音近了,更近了。三日月举刀戒备,面前树丛摇动,冷不防窜出一道黑影。

三日月:“……”

他默默松开了紧握刀柄的手。

那正是失踪了大半天的,与他同源的缩小版三日月宗近。

小三日月不知去了哪儿,头饰歪了,深蓝的狩衣上蹭了不少灰尘和泥土,脸上也沾了一道一道的黑印子。

三日月率先开口,他似笑非笑道:“真是爱给人添麻烦呢。”

小三日月眨眨眼,面上一派天真无邪。

“我与你是同一振刀,性格当然是一样的。”

三日月笑道:“那可真不巧,这种消失半天,把自己弄得脏兮兮,让主担心的事情,并不是我的爱好啊。”

与成年三日月相比,二振果然还是小孩子心性,听他这么一说便不再笑了,先前理直气壮的样子也软了下来。

小三日月低下头:“我只是看主总说运气不好要抓人背锅,有时抓不到人就很困扰的样子,所以想替她分忧,走的时候急了点……”

三日月察觉出不对:“替主分忧?你去了哪儿?”

“我去把锅丢到厚㭴山。”

“……”三日月沉默了一会儿,说,“先走吧,回去之后要好好给主道个歉。”

“我让主上担心了吗?”

“她以为你把她平时与你说的玩笑话当了真,这次出走是跟她闹脾气,一直在责怪自己没分寸。”三日月看了看缩小版的自己,“主上平时或许有些粗枝大叶,唯独在这方面完全相反,好好和她说清楚吧”

“我知道了。”小三日月笑了起来,“不过,不许你说吾主的坏话。”

“……”三日月也笑眯眯:“不知好歹的小家伙,就应该一起被丢到厚㭴山去啊。”

两个三日月披着一身星光回到本丸,审神者早已在门口等待多时,她那朋友也与她站在一处,眼神游移,不肯直视三日月。

“你们回来了!”她一把接住扑进她怀里的小三日月,“吓死我了……”

小三日月在她裙子上抓出好几个黑印子,此时也无人顾及了。

“主,我错了,我不应该不打招呼就出门。”

审神者摸着他的头发,不住安慰:“没事没事,我也有错,我不该和你说那些话的。”

好友站在一边目睹着这大团圆的画面,不,或许这不是大团圆……她看了看一言不发,笑得越来越开心的成年三日月,又看看紧抓着审神者衣服不放的小三日月,顿感危机丛生。

是时候出场了。

“我说,这个时候打扰你们真是对不起。”她清清嗓子,插话道,“我有东西要给你。”

审神者一头雾水。

“给你。”好友塞给她两样东西。

她低头一看,两个手镯被一条弹簧状的长线连在一起,正是网上热卖的防走失手环。

另一样从外貌上看起来像是个背背佳,审神者花了点力气才分辨出,那是个前横式的婴儿腰凳。

“如果装备的这么齐全还会出问题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了……”

好友深沉的叹了口气。

以后,你们就……自求多福吧。

――END――

这是背背佳被黑的最惨的一次。

前排带亲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都不好意思打tag @现在是个好看的菜鸡

评论(28)
热度(62)
© 糖炒栗子配烧酒 | Powered by LOFTER